青岛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空际

发布时间:2019-06-27 16:22:14 编辑:笔名

醉醺醺飘飘欲仙,乐悠悠满嘴烤肉。兆芾吃喝的那个自在,舒服,感动了周围好多人,大家伙的食欲都调动起来,纷纷的加肉加菜,加酒水。</p>喝多了,免不得又要放水。兆芾起身去找地方便。街面上都是人,当然不行。后面店面都关着门,路边只有这些夜市的棚子。他顺着勉强能过车的小道,走进后面小街无人背光之处,顶着一道院墙底下尿了一泡。离开的时候,发现旁边还有不少痕迹。看来,找到这地的,不光自己这一个聪明人。烧烤摊的老板见他回来接着吃喝,放下心来。后面的巷子里面有一片私房,大多都成了出租屋,住着不少低收入的外来人口。旁边一堵小区的院墙外面,就成了来夜市吃宵夜的客人方便的地方,那一溜地,野草也因此长的格外茂盛。</p>今夜有酒今夜醉,莫待无酒空举杯。兆芾喝的那个畅快。一会儿又要尿。这回驾轻就熟,来到老地方。那一丝游荡的神魂留在自己餐桌上,看着盘中的肉食。他一边倚墙放水,一边旁观周围景致。尽管灯光昏暗,也还是能看到一道院墙顺着路出去好远才拐弯,路的另一边,都是四、五层高的楼房。有些窗户亮着灯,有些窗户黑着。一个白影从路那头冲过来的时候,兆芾一惊,听到女人边向这边跑,边叫唤的时候,他忽然兴奋起来。看到从那头暗处追出几个男的时,他的兴趣突然一下降低很多。</p>救命呀!</p>听清女人在喊什么,看清女人的脸后,兆芾似乎有些猜到遇到什么事了。这时后面追上来的一个精瘦男人已经一把抓住了女人的头发,制住了女的往回拽。</p>救我!</p>那光着脚,身穿短裙白色上衣的女人拼命大喊。兆芾就应声喊了嗓子。</p>放开她。</p>不关你事!</p>跟着撵过来的壮汉横了他一眼,冷冷的说了句,就和那精瘦的汉子一起,把女人拖了回去,一路还不住的抽那女的嘴巴,脑壳。后面还有一个胖子,见状就没再追过来了。兆芾听到脚步声,扭头瞅着排挡那边有过来看的。可看过了,又都回去继续吃了。小巷里只缭绕着女人哭,还有挨打的声音。兆芾尿完了,把小鸟收回巢里,拉上裤链后,歪歪倒倒的往小巷深处走去,想要去看个究竟。越近方才白影闪出的地方,耳轮中听的就越清晰。那些个方言他也不懂,但其中嚣张的气焰还是轻松感受到了。当他下小路,向那女人哭泣的黑暗角落走去时,正在威胁四邻,给其他姑娘长记性的怀东曦也看见了他。顿时,怀东曦就和猴子两个转过身来,警惕的盯住晃过来的年轻人。正把女人按在车前盖上强奸的胖子也停下动作,扭过头来看定来人。被胖子压住,身上衣裙早被撕烂扔掉,光溜溜脸贴在引擎盖上的女子哭的已经气息奄奄。她脸向着角落,看不见有人来了,也听不到脚步声。可当胖子停下来的时候,她哭的更伤心了,知道难逃被轮的命运。她想到了死,只是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这些王八蛋先死。她越哭的伤心,胖子就越兴奋。只是现在逆光冒出个来历不明的醉鬼,让他有些分神。</p>不想死,快滚!</p>精瘦如猴的万仁衍说话就从裤兜里掏出刀来,一按卡簧雪亮的刀刃就从刀把中弹了出来。兆芾眼一虚,脚下却没停,隔着两个男的,他看不清后面的情况。只觉得那个胖子抵在轿车前头,身子底下露出点白花花的,应该是女人的身子。虽然看不清,可女人奄奄一息的哭声还是听的清。他开口说话了。</p>别搞她。</p>你谁?</p>怀东曦拦住要冲上去捅人的猴子,迎面走到兆芾的跟前,挡住去路。他在下面说话办事,两边楼房上,不少人躲在黑糊糊的窗户后面在听,在看着。</p>兆芾。</p>赵富?没听说过。我说小兄弟,要是对这女的感兴趣,就跟我混。殷哥上过了,就轮到你上。跟了我,你想玩哪个女的,就能玩到哪个女的。</p>不能这么欺负她。</p>兆芾说话,头脸都杵到怀东曦的胸膛上。在人高马大的怀东曦面前,他那称霸高中界的块头,就有点不够看了。怀东曦乐了。</p>小兄弟。我看你也是性情中人。能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女的出头,地面上少有。可你也得分是谁。这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那就是给爷们消愁解闷的。你心疼她个球。不听话的婊子就得驯的她听话。我看好你,小兄弟。上了她,就算是我兄弟。今后跟着我,保吃香的喝辣的,有花不完的钱,泡不完的妞。殷哥,加把劲,干完了给小兄弟腾地方。</p>好的啦。</p>殷德恒早听乐了,顿时答应着操动起来。身下的女子只是低低的呻吟。黑糊糊的窗户后面不少人在听,在看着。兆芾虽然醉了,却没糊涂。对面汉子一套歪理邪说早已令他怒不可遏,胖子的兽行更是激爆他心头怒火。兆芾出手不留情,双臂发力,掀飞了挡在眼前的壮汉。猴子素来凶悍,一见来人动手,大哥哀号飞起,立刻抢步上前,一刀直刺兆芾胸口。喝多了酒,手脚麻痹的兆芾脚下错动,左手一搪,却没擒到猴子的手腕,反被匕首扎穿了手掌,吃痛之下,兆芾抬膝猛撞,胸口一闷的猴子顿时翻白眼,倒地不省人事,胖子惊的大张着嘴楞了,就只见黑暗中一只脚来,挂着风声踢在了自己肋下,一阵巨痛,他怪叫一声,眼前一黑晕倒在车头,肥胖的身子顺着车头的曲面,溜倒在车轮边的地上。兆芾看了眼趴在车盖上白花花的女子,抬头四下扫视了一眼。躲在黑糊糊的窗户后面在听,在看着的人都吓的不敢动弹。</p>你走吧。</p>兆芾一边对趴在车盖上的女子说话,一边忍痛,从左手掌里把猴子的匕首拔出来,扔到了一边。他看了看三个倒在地上不再动弹的家伙,感到除暴安良的感觉真好。</p>大哥,救我!</p>他正要转身离去时,那趴在引擎盖上的女子却磨身跪到了地上。黑暗中,兆芾顿时酒醒了一半。开口说出大实话。</p>还怎么救你?</p>带我走,大哥!留在这里,我活不成。</p>听到女子这话,兆芾受到触动,忽然有些开窍。明白了人世间的道理为何物。那就是养活人。不能让人没有活路。得给人基本的生存和安全保障。然后才是欣欣向荣。还不能让人欺负人。要做到人不能欺负人,人与人之间必须得平等才行。想及此,他兜头脱下了汗衫。</p>大哥?</p>穿上。我带你走。</p>哎。</p>女人一边穿上兆芾宽大的汗衫,一边四下找自己能穿的。兆芾早想到了,把自己的西式短裤也脱下来递给女子。他就穿着个平角短裤,一双凉鞋,光着膀子在头前走了。后面穿好他短裤的水蜜桃跟穿了个七分裤似的,赶紧的跟上来。路上还摸黑把之前自己跑掉的一双高跟鞋找到穿上了。走上小路,路灯下,兆芾回头仔细一瞧,觉得女子穿上自个的衣裳,还蛮有味道的,模样也好看,只是泪眼婆裟,神情哀戚,样子好是可怜。</p>他这边带着女的一走,憋在楼里不敢出来的一个伙计这才敢冒头,个就是跑去救倒墙角的怀哥。</p>烧烤摊的老板见他回来,放下心来。可见他只穿着内裤,就以为他遭抢了。这个很罕见啊。常言道,兔子不吃窝边草。他还真是头回见到,来这儿宵夜的客人被后面的混混剥了衣服。可等顺着大家瞪大的眼,看到穿着男装的女的跟出来时,烧烤摊的老板才回过味来。这女的他认识。住这附近,晚上出来混,出来晃的,大部分他都认识。这小姑娘此刻穿着男人的汗衫,明显里面没穿内衣啊,看上去怪模怪样,头发凌乱的样子又是别有一番滋味。直到老婆瞪了他一眼,他才回过神来。烧烤摊上,有人窃窃私语,议论起来。不单是这个女的扎眼,豪饮哥更是啊,不单半裸出镜,左手还豁着口子,滴答着血。</p>老板,买单,把桌上吃的打包。</p>啊。好。</p>兆芾冲女子招招手。水蜜桃到他身边楞了一下,才按他的手势,身子招人的扭着,从裤子口袋里把钱包拿出来递过去。兆芾抽出200元付了钱,接过找回的钱放回钱包后,又把钱包递回给女子,转身就漫步往回走。水蜜桃也缓过些劲来,揣好钱包后,过去拿了打包好的烤肉、脆骨,撵着追上了兆芾。看他手还在流血,就说,去医院看看。兆芾却回答的很光棍。</p>不用。让它流流就结痂了。</p>他是特意不用仙术,想要好好体会这伤痛。夜深人静,两个人走的倒也安心。走过街口不一会儿,再回头已经看不到夜市排挡那边的景了。路过那家拉过他的小店时,里面的小姐看到水蜜桃,特意拉开门看了一眼,免不了又是几个人议论。水蜜桃却只做没看见,一直跟着兆芾走。快到拱桥时,兆芾说自己就住前面的旅馆。如果实在没地方去,可以先跟自己将就一晚上。水蜜桃连忙答应。</p>上楼梯走进旅馆时,一辆闪着警灯的巡逻车刚好从下面路过。兆芾不禁想,要是走在路上遇到这辆警车,难免被拦下盘查。在总台有些参瞌睡的服务员,看到小帅哥只穿内裤光膀子,带个姑娘回来,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客人领着访客进了电梯。她才发觉那女的身上的衣服眼熟。她穿了他的衣服,所以他只剩内裤。怎么会这样?她虽然想到很多,却并没有多反感。相反,她还是觉得这个客人蛮帅的,人缘又好。</p>回到房间,兆芾开了灯,空调,电视。这时他才想到个问题,自己没有女人的衣服给她穿。</p>你叫什么?</p>他开口问坐在身边的女子。</p>水蜜桃。</p>等他搞清楚面前的女孩真就叫水蜜桃时,笑了。水蜜桃也笑了。小屋内的气氛轻松了很多。又聊了好一会儿,兆芾知道了事情大致的来龙去脉。不由得连声叹息。见他同情,水蜜桃又抹起泪来。兆芾也没拦她。凭谁摊上这么凄惨的事,都得哭哭。他想到对门住的女的,也算认得。今天晚上自己还爽了人家的约,也算是朋友了。应该可以借点衣服来给水蜜桃穿。等明天送走了水蜜桃,只要对门的美女还在,自己还是有赔礼道歉的机会的。一想到这些,他就叫水蜜桃去洗个澡。见他要出门的样子,水蜜桃就拉着他不让走。兆芾说是找对门的大姐借衣服来给她穿。水蜜桃才松了手,低着头眼泪直滴。自从被骗来,除了被欺负,几时被人这样关心过呀。</p>听到敲门声,一夜心焦气闷的昌美珍顿时从床上跃起,光着脚跑到门后,滑开猫眼上的遮片一看,立刻就打开了房门,伸手把兆芾拉了进来,关上门就又亲又抱。兆芾火腾就上来了,是热烈响应,都忘了来是干什么的了。</p>突然,门外响起水蜜桃刺耳的尖叫声。兆芾立刻知道出事了!</p>

阜新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梅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的专科牛皮癣医院

上一篇:甜蜜娇妻我

下一篇:谷神决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