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生日这件事儿

发布时间:2019-07-13 03:22:24 编辑:笔名

如果不是室友问起我的生日,我想今年我一定又会忘了生日这件事儿。

其实忘记生日这事儿我常有,小时候老爸老妈大概觉得生日吃蛋糕、请同学聚会太“洋气”了,还怕这种相互过生日会让我和我姐周围几个孩子们会过早地喜欢攀比、追求热闹,所以家里早些年一直不怎么把生日当个要紧的日子办,多常是老妈买些好酒好菜自己庆祝一下。

我倒也不太喜欢去参加别人的生日,觉得把生日蛋糕抹在脸上腻得很,而且也实在不热衷于这样的喧闹。只有初二那次,我真的为没有参加一次生日聚会伤心了一整晚。我听到W的电话那头他朋友们沸沸扬扬地哄笑声,W欢悦的声音甜透了电波。我那时开始觉得,生日聚会一定是件特幸福的事情,我也要办一次我的生日会,还要邀请W参加!

只是,从那以后到我高中结束,我的生日一直不凑巧地是在读书的日子,而且大家周末也都忙着各种补习,哪里还有时间办什么、参加什么生日聚会。于是,我就一直把这个小愿望封存在时间的木匣子里。终于,大一的时候,我二十岁了。我真的认认真真地为这次的生日聚会筹划了整整一星期,才发现,其实生日聚会,是一件特别残忍的事情。

我为我要邀请哪些同学陪我庆生的问题纠结了整整半个月。在包厢空间有限的情况下,我拟定了无数次的人员名单,将有些名字加了又添,添了又删,这根本就是一次对于内心的正视,对于人情的自我审判。有时候我也不知道那些被我剔除掉的人名到底是我不爱的人或者应该说不够爱的人还是因为他们只是一次人情权衡下的牺牲品?

我突然又想起W,数年前的那个晚上,他是不是也和我一样锁着眉,和我有着一样的纠结,然后用笔头无情地为我的名字破腹。当然,我还是他一个重要的朋友,只是我是他朋友榜上的第N+n名……

我对于生日礼物一直特别得看重。所以,只要我送出的生日礼物,都一定是经过我真心真意的考虑过的。礼物,不应该是你走进一家礼品店,随便觉得什么可爱,什么顺眼就买下包装的。礼物都是有呼吸的,而它的呼吸与和你的心跳相契合,你对对方的感情有多少,给可以为这份礼物注入多少生命力。它应该是你和他心灵两岸之间的一叶纯洁而无负担的扁舟,如果这一叶扁舟挂上了礼尚往来、人情世故的锦旗,那便不是扁舟,是感情的战舰!

既然礼物是你我之间的一个连接点,那你又怎么可以抱着侥幸心里,希望对方是个无五官感受的笨蛋,不需要或者不能够感受到礼物的呼吸。而如果他发现原来你送出的礼物的呼吸这么微弱,他又该体验到怎样的咸涩啊,你可是对方剔除他的N+1与N+2后坚定的选择啊!

生日也会收到一些意料之外的祝福。它们凭借着一股叫做思念的强风,才终于跋山涉水送达到你这边,这份情谊总是催泪的,让这生日过得多了份离别的清愁与怅然。是呀,没有你在场的生日聚会,终究还是不圆满的。哦,这么些年,我始终没有收到过一次来自W的生日祝福……

我其实在后来参加过一次W的生日聚会,受邀的人里面,有近一半的人我完全不认识,另外几个也只是知道罢了。那次我才发现,以我们各自为圆点的两个生活圈中,原来相交的部分被时间吞噬地已经所剩无几,还是我们都太贪心,让圆心偏离了原点。而我,也再没出现在过他的生日聚会上。原来,我只是他匆匆那年的匆匆过客。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谁又能说,如果今年再办生日聚会,那萦绕在身边的歌声能够与去年完全重合呢。原来,生日聚会是一场让我们看透物是人非的流水宴席……

室友问,今年生日想怎么过?

我想,还是自己过吧。

男性睾丸异常要检查那些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昆明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