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苦夜 六十 决裂

发布时间:2019-10-13 05:15:25 编辑:笔名

苦夜 六十 决裂

咔嚓!

两翼上传来的细微断裂声,陈素听得真真切切,“快走!”他对着封洁洁大吼了一声,同时两手做托天状向上举起,去迎那砸落下的光幕,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封洁洁非但没有如约定一般离开,反而凝聚内元,挥动着一双粉拳向头dǐng的光幕轰去。

,才偏头望了一眼陈素身边的女孩,当即diǎn头称赞道:“如此jing致的女娃儿,真是平生罕见,公子当真好福气!”

一句话説得封洁洁双颊绯红,却温婉恭敬的对着木贤施了一礼,“多谢前辈救命之恩,灵虚门无知少女封洁洁感激不尽。”

宛若莺啼脆若黄鹂。

“好!好!”木贤由衷的赞了两句,“封姑娘不必多礼。”

説罢,木贤环顾四周,但凡是他目光所及之处,众人无不后退了半步。原来刚刚木贤赶过来救陈素之时,已经神威大显,其随意的一掌将柳裳轰出数十丈之外,而后毫无花哨的一拳直接将那“十柳绵阵”击碎,雷霆手段加之众人看清他那丹元境的修为之后,还有何人敢于招惹?

木贤看了一圈,收回目光落在陈素身上,“公子为何会独力迎战三合门?”

“三合门的柳辰出手偷袭于我,乌戈大哥舍命相救为其所害,所以我要替他报仇!”陈素説着又向着铁漠族的人群中望了望,以乌戈的伤势,真不知那枚青果能否救得了他。

“那他们为何不肯帮忙?”木贤説着话用手一指凌海族的滕越等人,语气中似乎有説不出的厌恶。

陈素淡淡一笑,“为乌戈大哥报仇,乃是私事,他们为公不肯帮我,我倒也不怪他们。”

“哦。”木贤diǎndiǎn头,表情颇为平静,而后他微笑着看着封洁洁,“那这女娃儿又是?”

陈素一愣,也望向封洁洁,却不知该如何解释,“她……”

“我佩服他们的义气,他的实力,是我自愿帮他。”封洁洁把嘴一努,就像个小女孩儿,抢着解释道:“而且他刚刚叫我姐姐,我就有保护他!”説到最后,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声音越来越低。

木贤哈哈大笑,弄得陈素二人一阵尴尬。

笑过之后,木贤把脸一板,一手拉起陈素,“封姑娘稍待,我与公子去解决一些麻烦。”而后他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走向凌海族的方向。在此时,就连商蓉与连肃二人,也在远处静静的看着,不少两大族与黄晨宗的强者也停了下来,现在的战局,因为一位丹元境强者的出现,他们之间的胜负,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木贤在众人的注视下拉着陈素走到凌海族众人面前,陈素低声问木贤道:“前辈,你这是何意?”

木贤并没有回答陈素的话,却双目如炬的盯着滕越等人,“滕越大长老,老夫受你所请牵制了两大族两位煞魂境大圆满的强者,可是你们眼看着我家公子陷于险境而不救,这又是何道理?”

滕越的脸è,此时十分难看,他想不到木贤竟然会达到了丹元境,这在留沙城的历史上都不曾有人达到的高度,已经是超越了两大族的存在。如果只是煞魂境大圆满,他还可以不用如此忌惮,但是此时面对木贤的责问,他却不得不答,更不敢不答,当即拱手道:“想不到先生竟有如此修为。”

木贤脸è一沉,表现出不悦,“难道大长老年老耳背,已经听不清老夫所问的话了么?”

“这个?”滕越一阵尴尬,却也不敢反驳,“陈长老他报仇心切,所以行动上快了些,老朽等也正要出手,谁知被先生占了先,所以这才……”

“哈哈”木贤打断滕越,一阵讥笑,“你当我是三岁小童不成?滕越!你小肚鸡肠,为人不齿,若非公子顾念情义,我们早已离开,从今以后,我们二人与你凌海族再无一丝瓜葛!”説罢,拉着陈素转身便走。

“先生!”滕越伸手想要挽留,却又觉得没脸开口,而且就算开口,对方也未必答允。

“陈长老!”滕罗上前一步,双眼盯着陈素,嘴唇动了动,最后却只是叹了一口气,“凌海族随时欢迎你回来。”

陈素并没有説话,或许滕罗并不能代表凌海族,但是他对凌海族的情感,已经复杂到了一想起来自己就头疼的地步,或许现在离开也好。

……

柳中英自从木贤一掌击飞柳裳之后,就一直感觉到事态严峻,对方那种强横的气息,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抗衡,连四人所结的“十柳绵阵”都不堪一击,虽然对方有取巧之嫌,但是实力差距确实是明摆着的,他不禁觉得厄运即将降临。在目视二人走向凌海族之后,柳中英暂时松一口气,但心中还是不落底,吩咐族人将生死难料的柳裳抬回,他目光游移,最后落在了商蓉、连肃二人身上,二老刚刚能拖延木贤那么久,眼下看来,也只有他们才是三合门唯一的希望。

柳中英快步奔向连、商二老,一到二老跟前,他便摆出一副可怜相,央求道:“二位前辈,三合门刚刚可是依照二位的吩咐攻击凌海族,谁知竟招惹了这么一个杀神,眼下三合门大难临头,还请二位出手相救。”

“这……”连肃有些犹豫,木贤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若是单打独斗,此时他恐怕连五个回合都撑不住。

商蓉同样面露难è,但却仍旧不失时机的开出条件,“柳中英,若是想要我们救你三合门,只怕要付出一diǎn代价……”

柳中英心领神会,无论此时心中如何咒骂商蓉,脸上仍旧是笑意相陪,“商前辈,只要两大族肯荫蔽三合门,以后我们三合门甘做两位大人的马前卒!”

“哼哼哼!”商蓉的笑声听得人寒毛一竖,“柳中英,这可是你自己説的,我们没有逼你,将来你可不要后悔。”

“只要大人出手相救,柳中英绝不食言!”

“好!”商蓉弓腰驼背,yin测测的目光看着木贤,心中暗想:不知道你是否还有不曾显露的底细?

“商老太?”连肃见商蓉应承柳中英,心中不禁没底,虽然商蓉的修为强过他,却也有限,与木贤相比,仍旧差了一大截,“你莫不是老糊涂了?对方那可是丹元境的能耐,就凭你?自顾尚且不暇,还想保护别人?”

商蓉的眼神中瞬间有着一缕jing光闪过,“单凭我,当然不行,不过若是加上你,却又未必不可。”

连肃的嘴巴撇了撇,“我老头子虽然很强,倒也有自知之明,不然也活不了一百多岁,只是却还没活够,还不想死呢!”

“放p!”商蓉对着连肃怒骂了一声,“老东西,你説什么晦气话?你可不要忘了,他有手段,我们也不是白给。”

连肃眼神闪烁,似乎想起一件事来,“你是説,那件宝贝?”

“不错!若不是遇到这种敌人,我可一辈子都不会与你这样的人联手动用此宝!”商蓉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连肃,就像俯视卑微的蝼蚁。

“哎呦,我説老太婆,你以为我就愿意么?”説此话时,连肃满脸堆笑,连皱纹都更深了一分,不过此宝或许还真能击败这丹元境的家伙,“可是依咱们两族的族规?这可是死罪啊。”

“哎!”商蓉叹了一口气,“事急从权,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我们二人在此地被他击败,你可要知道这混战的规矩,那样留沙城ri后可能就不会再有两大族,将只有一个凌海族,我想祖宗们也不愿意见到如此吧?”

连肃迟疑片刻之后diǎndiǎn头,“以你我二人此时在族中的身份,加之眼下这样的局面,应该也不会有人敢拿族规奈何我们。既然如此,这小子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

成都治前列腺炎医院那正规
哈尔滨哪些医院治女性不孕不育
云南治疗宫颈炎医院哪好
上饶查妇科那个医院好
河南治白癜风有效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