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女子购铊化合物放入饮料毒害丈夫前妻

发布时间:2019-03-21 12:40:28 编辑:笔名

女子购铊化合物放入饮料毒害丈夫前妻

“因怀疑丈夫施某心里仍有前妻,安徽省安庆市的陈某为此对施某前妻潘某怀恨在心,于是购买铊化合物投毒,造成潘某身体重伤。从安徽安庆警方获悉,陈某在投毒后,还试图购买解药由施某提供给医院,以挽回对潘某造成的伤害。”

投毒者陈某

吃火锅时饮料中投毒

“你怎么这么歹毒?”5月27日下午,陈某走进安徽省安庆市公安局大观分局刑警大队二中队时,受害人潘某的母亲指着她的鼻子骂。

陈某,26岁。案发前,曾在安庆一家民办幼儿园与安庆一家小学任学前班教师。

安庆市大观警方查明,2012年4月13日,陈某购铊化合物。4月16日,陈某收到快递邮寄过来的铊化合物。2012年4月17日,潘某、施某、陈某在安庆市集贤路一火锅店吃饭。席间,潘某曾在饮料杯的底部发现有白色粉状沉淀物质。

陈某落后向警方供述,首次投毒后,潘某饮用的铊化合物毒性没有立即发作。4月20日,陈某再次购铊化合物,并于4月24日收到。此时,潘某已经发病,出现脱发、无法行走等症状,于是陈某没有再投毒。

供货商李某

两小瓶铊毒卖了508元

安庆市公安局大观分局刑警大队二中队郑警官告诉,经过调查,陈某主要是为了报复潘某,才利用铊化合物加害潘某,并造成潘某得精神病的假象。

警方很快查明,陈某通过购获得的铊化合物,是由身处北京的李某提供的。据郑警官介绍,在北京抓获李某时,没想到他竟是一名皖籍个体户。

李某,35岁,怀远县人。毕业后,李某先从事络媒介行业,2008年与人合伙开办一化工公司。2011年,李某在北京市昌平区一民用出租房内,创办一家科技公司,主要经营化学试剂等。

李某供述,他曾先后两次通过络向陈某卖过铊化合物,两次出售小瓶装的铊化合物的价格为508元。根据李某供述,大观警方查明,李某卖给陈某的铊化合物,是李某从上海一家正规化工公司购得的。

受害人潘某

目前仍不会吃饭、说话

受害人潘某,25岁。据潘某母亲介绍,2008年,女儿与施某结婚,两人的女儿如今正上幼儿园。

受害人潘某目前住院治疗,仍不能吃饭说话。

2012年10月15日,大观警方分别将陈某与施某抓获。民警在医院将施某抓获时,他在护理潘某。施某被抓获后供述称,陈某投毒后,才将投毒一事对他和盘托出。

警方查明,投毒后,陈某还与施某商量,由陈某购解药普鲁士蓝交与施某,让施某将解药提供给医院,试图挽回对潘某造成的伤害,以掩盖潘某中毒的事实,进而达到逃避法律制裁的目的。

27日下午,在医院见到潘某时,医护人员正在对她进行护理。医生告诉,目前,潘某不会吃饭、说话,也不能思考。

文/韩友升 蒋六乔

警方查明案情

购铊化合物

2012年4月13日,陈某购铊化合物。4月16日,陈某收到快递邮寄过来的铊化合物。

投毒加害

2012年4月17日,潘某、施某、陈某在一火锅店吃饭。陈某利用铊化合物加害潘某。

欲买解药掩盖

此后,陈某与施某商量,由陈某购解药交与施某,试图挽回对潘某的伤害,以掩盖事实。

被警方抓获

2012年10月15日,安庆警方分别将陈某与施某抓获。

制图/王慧

调查

上还有人宣称卖“铊化合物”

昨日上搜索,依然可以看见还有部分个人在销售铊化合物。但是对方往往给出一个简单的页面,没有正规的店,只留下号或者。其中一个销售者称他是浙江金华某化工厂的销售人员,可以从工厂内弄出小剂量的两种铊化合物。这两种都属于剧毒物质。对方称其中一种铊化合物5克售价在700元左右,而且要支付150元的快递费用才可。售卖者明知道此种物品剧毒,购买需要公安机关开出的证明,但其仍称可以买到而且不需要证明。但暂时无法分辨其叫卖的是否真的是剧毒的铊化合物。

另外,络上还有一些专门卖化学试剂的站,上面也在销售各种铊化合物。但如果想购买,站会自动提示需要出示公安机关的证明或者企业营业执照。

文/本报 李仲虞

法规

国家规定购买铊必须持许可证

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挂职扬州市江都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李煜兴说,根据我国《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包括铊在内的危险化学品,从生产、销售、管理到使用的全过程都有严格的监管,其核心是事前监管制度,如无论是生产还是销售,或者是购买使用,都需要取得相关部门的许可制度。购买者购买前需要向公安机关申请,包括购买的品种、数量、用途,销售者销售的时候,需要验证购买者是否持有公安部门核发的购买许可证。

在此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能购买到铊,显然涉嫌违法。

犯罪嫌疑人是通过络购买,铊是通过什么途径被运到安徽的?李煜兴说,《邮政法》相关法条对危险化学品的运输管理也有严格规定,邮政和快递企业应当建立收件、检视制度,在邮寄物品时,应该检查所邮寄物品是否属于限制邮寄的物品,如果属于则不得邮寄。因此这个过程不排除存在监管漏洞。

此外,犯罪嫌疑人是通过络购买铊,络销售这一个环节中,现在实行的是什么样的管理,应该实行什么样的管理以更好地监管,也值得深思。

李煜兴认为,对危险化学品的管理,不能只重视事前的审批,同时应该把事中监管和事后监管结合起来,重点是加强日常监管。

文/本报 高淑英

(原标题:女子购“铊”毒害丈夫前妻)

轻度高血压需要吃药吗
老年人便秘的调理
老人神经衰弱吃什么药
小儿高热惊厥常见的病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