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Virgo引力波探测器重新上线

发布时间:2019-03-07 20:57:23 编辑:笔名

一年半前,人类次探测到了拂过地球的引力波。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的两台具有极高灵敏度的探测器(分别位于美国华盛顿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捕获到了两个黑洞合并所引起的时空扭曲。5个月后,科学家宣布了这一消息。世界为之轰动,这一发现成为了2016年重要的一则物理学。自1916年爱因斯坦首次预言引力波以来,物理学家已经努力了近百年的时间,希望能找到引力波的直接证据。

与突破相伴而来的还有不少亟待解答的疑问。首当其冲的是,这些引力波从何而来?如果一切进展顺利,科学家很快就能追踪到引力波源,开始进一步探测。

今年春天,物理学家们一直忙着让第三台引力波探测器——Virgo(位于意大利比萨城旁)重新上线运行。2015年9月,也就是LIGO收到两个引力波信号的时候,Virgo正处于线下升级中。科学家希望三台大型探测设备能有效地提高寻找引力波源的工作效率。如果“一击三中”(即三个探测器都探测到了同一个引力波),那么陆基望远镜就能瞄准探测器锁定的三角区域,也就有可能找到激发引力波的碰撞地点。

引力波探测器的外形就好比一个双臂张开数千米的大写字母“L”,它们能探测到引力波引发的比质子直径还小的臂长变化。但如果只有一台超灵敏探测器,科学家就无法区分引力波导致的时空扭曲和环境中其他振动导致的臂长变化。此外,每台探测器还要负责一片不小的星空范围:其视野需要覆盖地球周围40%的星空——类似于你站在一片沙漠里,抬头、原地转圈所看到的星空范围,然后试图从这片星空中找到一颗暗弱的恒星。这就好比一个人身处广袤的沙漠,一边打转一边还要找到一颗晦暗不明的星星。

LIGO探测器需要两根探测臂还有另一个原因。引力波以光速传播,但除非引力波同时正对着两个探测器,否则两个探测器检测到的扭曲信号总会有毫秒级的时差。科学家就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延迟计算出碰撞所在的方向,这便可以缩小寻找引力波源的范围。根据2015年的观测数据,该范围已经缩减到星空的2%,但对于目标搜寻而言这还是太大了。

升级后的Virgo即将加入。升级之前,Virgo的灵敏度连能量的引力波也无法探测到。而现在,能提高灵敏度的新反射镜、真空泵还有激光器(皆用于探测设备臂长的微小变化)都一一安装,电路设备也一再检修。新的硬件设施安装完毕,正在进行调试,可能干扰引力波信号的普通振动也将被滤除。科学家正夜以继日地工作,争取让Virgo在今年夏天前投入使用,此后LIGO的探测器就能停机检修了。

罗马大学物理学家、Virgo发言人富尔维奥·里奇(Fulvio Ricci,)说,一旦升级后的Virgo开始运行,引力波源在星空中的范围应该能再缩小5倍。埃多·伯杰(EdoBerger)是哈佛大学的一位天体物理学家,他用望远镜研究了LIGO和Virgo发现的引力波,

Virgo引力波探测器重新上线

并做了修正分析。伯杰认为,“第三个探测器加入探测络后,引力波源的位置应该会更清楚,波源的寻找将从一项不可能的任务变成一项艰巨的任务。”

不过事情并不是毫无希望。黑洞碰撞并不是一种能扭曲时空的天文事件。与黑洞不同,一些天文事件会辐射可见光或者其他能被望远镜观测到的电磁波。比如超新星爆发的余波,或者从正在合并的黑洞视界边缘发出的高能射线,又或者两颗中子星相撞时及中子星被黑洞俘获时发出的可观测信号。目前引力波探测器还没有检测到这类事件导致的时空涟漪,但只要一经发现,伯杰和其他天体物理学家便会将他们早已准备好的望远镜,转向那片由3个而非两个探测器锁定的星空。更小的搜索范围意味着更小的天文望远镜也能加入战场,记录下这些事件可能发出的令人眼花缭乱的电磁波射线。

目前的计划是让3个探测器共同运行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即便没有罕见的天文事件发生,这段时间也足以观测到来自黑洞合并发出的引力波了。合作可能会让LIGO和Virgo的运营团队考虑延长设备的运转,LIGO团队的成员、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学家B·S·沙蒂阿普拉喀什(B. S. Sathyaprakash)说,“如果结果令人兴奋,计划就可能变更”。这将是天体物理学翻开新篇章的一个好兆头。

撰文 凯瑟琳·莱特(Katherine Wright)翻译 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