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雪1

发布时间:2019-07-14 02:49:34 编辑:笔名

一天,有着天亮,还有个夜晚,是朦胧里还有个幽暗。中午不知被谁丢弃,就如快乐不知被谁屠尽一样。夜风如泣,滑落那行清泪,淋湿了谁的心扉?只身宿夜,辗转无眠。举杯无影可邀,独酌彻夜不醉。熟悉的画面在脑海浮现,一阵心痛袭来,叫人活活受苦。

这是冬季,一夜大雪重新创造了天地万物。世界成为了一座银白色的宫殿。乌鸦是白色的,屋顶是白色的,乌黑的煤是白色的。坟墓也变成白色的,那微微隆起的一堆让人感到无尽的苍凉,宁静的弧线加重了沉重的气氛。

唯独严寒是乌紫色的,如同黄昏缓缓闭合的天空,如同荒芜深处无法窥见起始的从前的从前。纷纷下落的雪隔绝了我的目光,白色的世界里,黑色的眼睛派不上任何作用。耳边,风的呼啸是饥饿的,饥饿啃食着每一个冻僵了的生命。

剧痛一阵一阵的袭来,一次比一次痛。我的伤好深好深,我向上帝祈求着:给我一些盐,让我慢慢的撒在伤口上,也许就能把它完全掩埋。

--天上传到一个声音:"对不起,你呼叫的上帝不在服务区。"

继续行走着,道路外,我还在道路更外,暗涵在身上的血液不再流动,嘶哑的吼叫也于事无补。走在雪里,我不再说话,雪落在了雪上,落在了身上,将心冰冻起来。

不想让冰天雪地将我囚禁,但心都被桎梏了,我惘然挣扎后,又能得到些什么呢?或许,在即将闭眼的一刻,我才能够明白:生命给了我无尽的悲哀,也给了我永远的答案。

滴落在睫毛上的雪花,你们化了,化作了我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你们是我前世的泪水吗?你们找到了我的眼睛,从我的眼睛中流经一回,让我看到了遍天地的白正在消融。

远方旷野上,那个无名无姓的雪人正是我……我不敢望雪了。此时,看得见白色的我却不想看到白色。

--天上传到一个声音:"精神的眼睛看到的所有远方,都是神性的地方。它等待我们抵达。"

我闭上眼,坐在雪地里,静静地听着雪融化的声音,很轻、很轻……直到消失。寒气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上升的暖气,渗透在身体周围,模糊了我的视线,也模糊了我的记忆。

白色随着夜幕的降临而消失了。黑夜中的黑眼睛看清了一条幽道,于是,我只得再一次出发。因为没有一种不通过受伤和奋斗就可以征服的命运。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多喝牛奶能限制抗癫痫病药物带来的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