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月光网络江湖儿女情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46:59 编辑:笔名

一  正月已尽,时节很快进入二月了,连连的节日应酬以及与后宫妃子们的鱼水之欢弄得痴心皇上是身心疲惫。  前几日一直阴雨绵绵,虽已过惊蛰,老天却莫名其妙地下了一场雪,本已换下的冬装又重新穿上,让痴心不开心的是下雪的那天午后,好端端的天空竟然出起了太阳,鹅毛般的雪花在阳光下飞舞,虽说是千载难逢的奇景,可它寓意着什么呢?是吉兆?还是凶兆?不周山的一群豪杰还在蠢蠢欲动,莫非……这些天痴心一直被这件事压得喘不过气来。  今早鸡打过鸣,太阳升起了,痴心才起来。那时伊妃带着丫头桃红早去了后花园了,这几日后花园的花儿次第开放,伊妃每日早晨总是往后花园跑。  痴心在房门口站了一会儿,伺候的宫女过来请他去进早膳,痴心摆了摆手,独自一人往后花园走去。花园里各色花儿争先恐后地开放,红、黄、兰、白交错辉映,千姿百态,五彩缤纷,清新的空气伴随着花香沁人心扉,痴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立感遍体生态。此时伊妃正在花前做健身操,婀娜的身材在阳光下盘旋,煞是好看。痴心本想悄悄地过去吓吓伊妃,忽听得花丛中有说话的声音,痴心止住脚步,侧耳细听,只听得一个声音说:“啊,云妃怀孕了,那皇上还不高兴死啊。”“不是,皇上已经很久没有临幸云妃了。”另一个声音答道。“那是谁的啊?”“是太子太傅心愿老师的。”痴心顺着花枝的缝隙放眼望去,只见云妃的丫头柳绿和伊妃的丫头桃红正说得眉飞色舞,刚想发作,伊妃却在此时发现了痴心,小鸟依人般地飞奔而来,双手道万,柳腰一弯,深施以礼:“臣妾接驾来迟,还望皇上恕罪!”  痴心微微点了点头,顺手向花丛中一指,伊妃就看到了桃红和柳绿。  桃红和柳绿听得伊妃的声音,抬眼一望,吓得一哆嗦,心想坏了,刚才说的话可能被皇上听见了,私下议论主子,那可是要杀头的。两人战战兢兢地走出来,跪在痴心面前,垂着头,连大气也不敢喘,低声道:“奴才给皇上请安!”  痴心双目紧盯着跪在地上的二人,脸色极为难看,片刻才一挥手,转身一言不发地离去,弄得伊妃左右不是,莫名其妙,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痴心独自一人回到御书房,执事太监送来早膳,可他却毫无胃口,心想自己娶了这么多妃子,偏偏只喜欢伊妃和雪妃二人,其他的都倍受冷落,春节前便耳闻她们个个红杏出墙,而对象又都是自己手下的大臣,因此自己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全当不知道这么一回事,可这次倒好,云妃竟然怀孕了,这事要是传了出去,皇家的颜面岂不给丢得干干净净。要严惩吧必将伤了大臣和妃子们的心,引起内乱,正好如了不周山那班反贼们的心,继续装作不知道,如果其他妃子个个仿效,那后宫岂不乱了套。几日前雪花在阳光下飞舞的征兆到底是凶是吉?痴心左思右想,终决定以江山社稷为重,先笼络住众人的心,略敲警钟,让众妃子与大臣们有所收敛,和谐处理此事。  太监总管小心翼翼地望着痴心:“皇上,该早朝了。”痴心慢慢站起身来,定了定神,缓缓说道:“传后宫所有妃子上朝听话。”  当痴心步入金銮殿在龙椅上坐稳后,众大臣和妃子们立即匍匐在地,三呼九叩之后,分立两边站好,痴心用眼睛往大殿之下一扫,开口说道:“刑部尚书,奴才私下议论主子的行端,该当何罪?”  “启禀万岁,依律当斩。”刑部尚书答道。  “好,云妃房里丫头柳绿今早在后花园私下议论主子的行端,被朕撞见,来人啊,将丫头柳绿拉出去斩了。”  众大臣与妃子们一听皇上今日上朝件事便要杀丫头柳绿,心中全明白了,这是云妃和心愿老师的事情败露了,皇上这是在敲山震虎呢。  云妃一听要杀丫头柳绿,虽不知柳绿到底犯了什么错,但心中却已愤恨不已,心想好你个痴心,原来召我们上朝听话就是要给我难堪,柳绿丫头就是做错了什么,也该先与我通个气,这样莫名其妙的杀之叫我以后在众姐妹面前怎么抬得起头,不就是和心愿老师相好吗?宫中除了伊妃和雪妃,其他妃子谁不都有一手,偏偏拿我开刀。云妃越想越气,但终究是自己做错了事,也就不敢发作,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流泪。  其实早知道这件事情的还是伊妃,自痴心一声不吭地从后花园走后,伊妃便追问桃红和柳绿,当二人把说话的内容如实告诉伊妃后,伊妃就知道这下怀坏了,只是不曾想来的这么快,此时看见云妃站在那里流泪心中也甚为难过,那个房中的丫头不都是与主子情同姐妹,在说此事与丫头桃红也脱不了干系,可皇上只杀柳绿,丝毫没有提到桃红,说明皇上是有意在偏袒自己,想到这里,伊妃上前一步,双膝跪下说:“皇上,柳绿虽有犯上之罪,但念在她一心伺候主子的份上,可否饶她一命。”  其他妃子见伊妃向皇上求情,心想自己红杏出墙,此事瞒得了别人,怎瞒得了自己的贴身丫头,此时如不说话定会伤了丫头们的心,于是纷纷上前为柳绿求情,众大臣一见,整中下怀,也乘机上前为柳绿开脱。  痴心坐在龙椅上眉头紧锁,见此局面,心中暗暗埋怨伊妃,伊妃啊伊妃,此事与你也有关连,我不提桃红就是给你留下了十足的面子,你又何必来为柳绿求情呢?这下倒好,弄得如此局面,叫朕如何……唉,也罢:“大家都起来吧,既然大家都为柳绿求情,死罪可免,发配边陲为奴,此事就这么定了不可在提,太子太傅可在?”  太子太傅心愿本就柳绿之事已吓得浑身是汗,此时见皇上问起自己,更是吓得两腿直哆嗦,颤巍巍地走将出来,翻身跪倒:“臣在,不知皇上有何吩咐?”  痴心板着面孔,双目微闭,望也不望跪在下面的心愿,开口说道:“太子太傅,自你入宫教导三阿哥以来,一直尽心尽力,如今三阿哥学业有成,你功不可没,不日有一西洋教师入宫,朕想叫三阿哥去学习西洋文化,至于你吗?朕想放你去做个外官,你想去哪里,尽管说来。”  心愿一听皇上此言,一颗提到嗓子的心终于放下了,虽说自己与云妃的事情已被皇上知晓,皇上如此处理,分明是不想声张,也不予追究,惩罚柳绿只是警告大家,外放自己只是要把我与云妃分开,因此胆气一壮,挺起身来说:“多谢皇上,臣在朝廷已感力不从心,去做外官只怕误国误民,只想回家做个西席,望皇上恩准。”  痴心听心愿如此一说,正中下怀,双目一睁说:“好,难得爱卿体谅朕的苦心,朕准了,你还有什么要求,朕一定满足于你。”  心愿心想,我还能有什么要求,你不杀我,已是谢天谢地,但转念一想趁皇上现在的许诺,我何不为柳绿丫头开脱开脱,怎么说自己与云妃私会,丫头柳绿也有不少功劳,于是双膝前行三拜痴心说:“臣蒙皇恩,不敢再有贪念,只是臣家无一人,孤苦伶仃,而身体日渐衰弱,皇上既已发配柳绿去边陲为奴,不如赐于为臣,以便身边有个照料之人,万望皇上恩准。”  痴心一听心愿此言,心中一股火气冉冉升起,但又不便发作,脸色一沉恨恨地说:“本打算让你继续领太子太傅衔,每月享受俸禄,既要为柳绿开脱,此事也就作罢,好,朕准了你,但限你即刻离开京城,片刻不得停留,退朝。”    二  心愿是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回到家乡六盘水的。昔日的小学堂早已破落不堪了,心愿推开院门,院子里长满了杂草,虽已打春,但去年留下的枯干依然光秃秃地耸立着,只是从稀疏的草丛根部隐约能看见刚刚萌发的新芽,透着点点生气。丫头柳绿确实很能干,放下行李便开始收拾屋子,不仅有条有理,而且相当的麻利,根本不需要心愿的吩咐。早先自己居住的卧室和隔壁的书房依然和从前一样,丝毫没有移动的痕迹,只是布满了灰尘,收拾起来并不十分困难,前后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柳绿便将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如往常。心愿就吩咐柳绿去把书房重新布置一下,腾出个地方架个铺,算是她自己的房间,然后再去烧些开水来,自己便走出了屋子。  心愿围着学堂转了一圈,发现屋顶有许多地方都坍塌了,如果不重新修盖,雨天难捱过去,还有院中的那些杂草和围墙都需要清理干净,这些事情只有明天去村里找些工匠来拾掇了。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到山后面去了,丹霞山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心愿在想,不知云妃现在怎样?自己被皇上限时离京,不辞而别,她是否怪罪自己?再说她怀了我的骨肉已被皇上知晓,皇上是否会为难于她?万一皇上要是对她不利,她孤身一人,又好冲动,那可如何是好,想到这些,心愿的心里就像被人洒了一层盐,说不出的难受。“先生,是先生回来了。”一声脆生生的童音从心愿身后传来,打断了心愿的思绪。心愿一转身就看见一个身影从院门口飞奔而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村里张二哥的小儿子三儿,后面还跟着一人。  三儿一见心愿高兴得手舞足蹈,说是在家里看见学堂里的烟囱冒着烟,便说是先生回来了,还硬拉着他爹过来看看。“哎呀,还真是先生回来了,这下好了,村里的孩子又能上学了。”三儿的爹似乎也有些激动,快步走将过来,对着心愿就是一礼。心愿慌忙还礼,一阵寒暄之后,张二哥拉着三儿说:“走,先生一路劳顿,别打扰了,回家给先生先送些吃的过来,明日我再叫上几个乡亲来帮先生把这里好好拾倒拾倒。”  第二天一大早心愿就醒了,屋子里也朦朦胧胧透亮了,虽说昨晚因思念云妃睡得很晚却也没睡踏实,本想再睡一会儿,就听得院子里有索索的声音,披衣起床,推开窗户一看,原来是柳绿在那儿清理枯草,于是就冲着柳绿喊到:“柳绿,你不要弄了,呆会张二哥会带人来清理的。”柳绿见心愿起来了,便放下了手里的活,赶忙去打来热水,伺候心愿洗漱好,就去准备早饭了。  当心愿吃完早饭捧上开茶的时候,张二哥就带着乡亲们来了,原本就是昔日的旧相识,在加上山里人淳朴的本性,也没什么客套,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全忙活去了,只剩下心愿无事可做,想想找来纸笔,写了些告示,也就是告诉大家学堂重新开课,希望大家把孩子继续送来上学之类的话,然后吩咐三儿拿去张贴,顺便领着柳绿去熟悉一下环境,在买些家常用品回来。  心愿的小学堂是建在三面环山一面临河的避风处,四周的围墙全是用山里的猫耳朵刺围成的,原先是每隔五十公分便栽一颗,现在全长大了,密密匝匝地形成了一道树墙,张二哥特意找来一把剪刀将猫耳朵刺修剪了一番,原本高低不一,参差不齐的围墙一下变整齐了,绿油油的,煞是好看。此时太阳已经升到头顶了,院子里的杂草已全部清除干净,学堂的屋顶用山里特有的茅草重新盖过,损坏的墙壁也修缮一新,一切都已收拾妥当,心愿看在眼里,心中十分满意,这时张二哥领着大家来向心愿告辞,心愿知道山里人朴实,帮助别人从来不图回报,也不客气,任由大家自来自往,就在大家准备离开学堂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至近而来,转眼便到了心愿的眼前,马上之人一勒缰绳,翻身下马,便大声高喊:“好你个太子太傅,跑得可真快,还不赶快接旨。”  心愿定睛一看,原来是都统爱在有晴时一手牵着马的缰绳,一手拿着皇上的圣旨站在那里,慌忙跪下,有晴展开圣旨,大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原太子太傅心愿为翰林院大学士,即刻起赴京上任,不得有误,钦此!”  心愿跪在地上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刚刚被贬回乡,皇上就又下旨召回,这个痴心皇上到底在玩什么样的把戏,接还是不接?心愿正在犹豫中,有晴可不耐烦了,把圣旨往心愿怀里一塞说:“还不快起来给我弄杯茶来喝,都快渴死我了。”  心愿忙爬起来,一面把有晴让进屋里,一面吩咐柳绿上茶,然后便开口问道:“都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快给我说清楚。”于是有晴便把昨日皇上散朝后,云妃怎样去求皇上,便将珑妃、燕妃、香妃的事全部和盘托出,立劝皇上成人之美以及皇上施宽仁之心,革去云妃、珑妃、燕妃、香妃的贵妃称号,拜太后为义母,择日下嫁等等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心愿,心愿一听不由得冷笑数声问道:“有晴都统,你信吗?”“此事已传遍朝野,难道还有假?太傅莫非看出什么端倪?”心愿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缓缓说道:“都统,你我都是同病相怜之人,和你说了也是无妨,皇上此举表面上确实表现出宽仁之心,但你想那个男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人背叛自己,还将背叛自己的女人拱手让给别人,这是于私,那么于公呢,后宫妃子与大臣私通,罪大恶极,按律该灭九族,皇上会弃国法而不顾吗?如今不周山的众豪杰正虎视眈眈,朝廷此时也正是用人之际,如处理稍有不慎,我们几个必反,在说现在几个妃子都有了身孕,皇上如果还继续装聋作哑,那孩子生下来怎么办,杀之我们反了,留下则玷污了皇家的血脉和血统,因此皇上为笼络人心便顺水推舟做个顺水人情,又博得个宽仁明君的好彩头,一旦不周山的事情一了,那秋后算账的日子就不远了,到时侯我们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都统有晴一听心愿此言不由得吓了一身冷汗,心想不愧为太子太傅,考虑问题就是比我们考虑的深远,而且分析得头头是道,低头沉思片刻翻身站起,双手一抱拳说:“多谢太傅点拨,小弟这就回去与燕妃商量应付之策。”心愿伸手拦住有晴说:“慢,请都统稍待片刻。”说完转身去了卧室,取了纸笔给云妃写了一封书信连同圣旨出来一起交与有晴:“麻烦都统将此信亲手交与云妃,圣旨也请都统带回,就说我四海云游去了,现不知身在何处,皇上圣旨无法传达,相信皇上不会怪罪于你的,老哥哥这里给你行礼了。”有晴接过圣旨和书信,还了心愿一礼说:“请太子太傅放心,后会有期!”说完转身出了屋子,翻身上马,扬鞭急驰而去。 共 17015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良生活习惯是非细菌性前列腺炎的元凶
黑龙江哪家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忘却记念

下一篇:无题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