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专栏作家】梦在“路上”“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5:13:17 编辑:笔名
一、血债
石大头和石二头去车马镇赶集卖石磨,兄弟两个前脚刚走,鬼子就包围了下桥村。二人也因此逃过此劫。鬼子之所以包围下桥村,是因为叛徒告密,村里藏匿了八路军的政委李泽锋。
十几个鬼子将百十号村民赶到村南的大场院,一挺重机枪架在场院旁侧的石碾上。鬼子头挥舞着东洋刀,叫嚣着让村民交出八路军,不然,便开枪扫射。千钧一发之际,石老头站了出来,大义凛然地说,人是他救的,已经离开了下桥村,与乡亲们无干。鬼子头岂肯善罢甘休,一声令下,架着重机枪的那个鬼子便扣动了扳机,重机枪喷出密集的火舌,乡亲们陆续应声倒下,鲜血瞬时染红了那片偌大的土场院。
这惨不忍睹的一幕正被赶集回家的石大头兄弟二人撞见。两人趴俯在山梁子上,石大头眼睛瞪得老大,几次想冲出去,都被石二头强按了下去。
大哥,你这样贸然冲出去是白白送死。石二头压低声音说道。
石大头嘴唇都咬出血来,恨恨地说,那就任由这帮畜生屠杀乡亲们吗?咱爹也在人群里呢!石大头说的爹正是石老头。一个月前,石老头确实救回了一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中年人,中年人在石老头家里养了一段时日的伤,前些日子已经走了。兄弟二人谁也不知道,那个中年人就是胡林谷游击队的政委李泽锋,更没想到的是,救回来的那个人会给他们带来灭村之灾。
两兄弟正趴俯在山梁子上争执不下,架重机枪的鬼子发现了他们的身影,朝着那个方向一指,叫嚣一声,那里还有支那猪,打死他们。紧接着枪口一扭,哒哒哒射过来一梭子子弹。兄弟二人慌忙趴下身子。石二头使劲一扯石大头的衣襟,叫了一声,大哥,鬼子发现我们了,快跑。二人便顺着山坡向沟底冲去,又顺着沟底向着东边跑去。
石大头一边跑一边大声问道,二弟,咱们去哪里?
石二头脚不歇步,边跑边回道,找专杀鬼子的队伍,给爹和乡亲们报仇。
四五个鬼子抱着长枪已经越过山梁子,边追边朝着他们二人开枪,子弹嗖嗖地从他们身边打过,射中之处,树皮开花,石头碎裂。石大头有些慌不择路,一脚踩空,坠入了万丈深渊。他的身子掉落之际,隐隐约约听到了石二头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大哥,大哥。

二、复仇
石大头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石屋的一座土炕上,炕沿上坐着一个干瘦的中年人,嘴里叼着一杆长杆铜头的烟斗。石大头愣了愣神,一下子就把这个中年人认出来了,他正是爹救过的那个八路军政委李泽锋。
石大头想起了鬼子屠村的事儿,还没说话眼泪就扑簌簌地掉落不止。李泽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安慰道,小石同志,下桥村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是益都县城里的鬼子干的,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上级已经下达了命令,最近几天就会突袭鬼子宪兵队,一定让他们血债血偿。
石大头含着泪,伸出颤抖的双手紧紧握住李泽锋的手,哽咽着说,领导,一定给乡亲们报仇啊!
石大头命不该绝,跌落悬崖的那一刻正巧挂在树枝上。被恰巧路过的李泽锋救了下来。所幸的是,石大头伤势不重,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在炕上躺了十天半月,也就恢复如初了。
两天后,胡林谷游击队接到上级命令,配合周贯五端掉盘踞在益都县城里的鬼子窝点。周贯五是国民党驻军益都县城八十八团的团长,鲁中地区有名的抗日英雄。
石大头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便找到李泽锋,说要参加这次行动。李泽锋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问题。从你来到营房的那天起,你已经是一名光荣的八路军战士,这次上战场,一定要杀敌建功。
黄昏时分,二十多人的游击队队伍顺着山沟沟静悄悄地向县城进发。午夜时分,部队已经开到益都县城的外围,在那里,他们与周贯五率领的国民革命军八十八团汇合。
周贯五和李泽锋接上了头,二人密谋攻击任务。八十八团的士兵和游击队战士混杂在城墙外的山沟里,石大头也在人群中,他紧握手里的九九式步枪,最近这些日子,他加紧练习枪法,如今终于可以上阵临敌了,等会儿开打,一定要多杀鬼子,替死去的爹和一众乡亲们报仇。他的眼前又晃动起了那个鬼子机枪手的身影,虽然他只是远远地看着,但那个鬼子矮胖敦实的身形印入了他的脑海,挥之不去。这次开战,一定要手刃仇人,报仇雪恨。

三、投降
石大头脑海里正千头万绪,背后有人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耳朵里传入一声熟悉的呼唤声,大哥。石大头打了一个激灵,回头端详,见身后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他的兄弟石二头。兄弟二人劫后重逢,紧紧抱在一起,低声抽泣。
原来,那天二人被鬼子追赶,石大头失足跌崖,石二头朝着崖底呼喊了几声之后,后面的鬼子已经追了上来,他来不及多想,继续向前奔跑逃命,直至把鬼子甩掉。转天,他到石大头摔落地点查询无果,料定大哥已经凶多吉少,便转身离去了。后来,他打探到周贯五的队伍专杀鬼子,便前去投奔。没想到,兄弟二人又在这里重逢。
兄弟二人拉着手正说着话,周贯五已经站在前面的一处高台上,他轻咳两声,低沉说道,同志们,今天夜里,咱们国共两军并肩作战,拔掉鬼子安插在益都县城的这颗毒牙。下面请李泽锋同志为大家布署作战任务。周贯五说完,朝着身边的李泽锋挥挥手,李政委,你来说吧。
李泽锋并没急着回答周贯五,也没急着说话,而是与他身边的一个人悄悄说着话,说了一通之后,他又扭身走到周贯五身边耳语了几句。周贯五沉默片刻,面向众人突然说了一句,行动取消。
战士们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石大头忍不住高声问了一句,为什么取消行动?
刚刚接到上级指示,鬼子已经投降。旁侧的李泽锋接话。
短暂的沉默之后,在场所有的战士们都肆无忌惮地欢呼雀跃起来。只有石大头和石二头紧握手中枪,没有随着大家伙儿蹦跳欢呼。
那天,是1945年8月15日。鬼子正式向中国人民缴械投降。

四、内战
国共两军的战士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进了益都县城的鬼子宪兵队大院。所有的鬼子都乖乖地做了俘虏。在那些俘虏里,石大头发现了那个矮胖敦实的鬼子,正是他架着重机枪扫射了下桥村的所有村民。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石大头看到他的那一刻,恨不得手起刀落,即刻砍下他那颗长满横肉的狗头。李泽锋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着,及时阻拦,还给石大头做思想工作,八路军的政策,优待俘虏。鬼子既然已经投降了,就应该交给上级处分发落。
国共两军的战士们不费一枪一弹,将鬼子尽数俘虏,分了鬼子留存的军火器械,各自回营。石大头随着游击队回了胡林谷营部,石二头跟着周贯五直接开进了益都县城政府大院。临分别时,兄弟二人紧拉着手,再次流泪不止。石二头低声说道,大哥,如今你我各为其主,只能暂时分离,相信日后定会重逢的。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1947年。国共内战终于全面爆发。这两年里,胡林谷的八路军队伍也发展壮大,由原来的三十多人增加到现如今的二百多人。
某一天,李政委把战士们召集到一起,他蹦上石碾讲话,言词中难抑激动之情,同志们,刚刚接到上级的指示,要求我们端掉盘踞在县城里的国民党军队,解放益都县城。今天晚上就行动。
战士们闻言,人人摩拳擦掌,个个欢呼雀跃。石大头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想起了还在国民党队伍里的兄弟,石二头。他正思索的当即,石碾上的李泽锋又开始讲话,同志们,静一静,我还有个重要的事儿向大家宣布。说着,朝着人群一挥手。只见一个人一个小跳蹦上了碾台,立在李泽锋的身边。那人矮坨敦实的身躯,套着一身灰白色的军服。李泽锋一手搭着那人的肩膀,朝着战士们高兴地说,同志们,给大家介绍一个新来的同志,这是上级给我们调配来的机枪手,专门帮助我们攻打益都县城的。他叫龟田,是个日本人。从今天起,龟田就是我们并肩作战的同志。
大家伙儿顿时鸦雀无声,一会儿又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石大头紧紧盯着碾台上立着的那个矮胖的日本人,眼珠子瞪得比嘴巴都大。那人正是两年前屠杀下桥村的那个鬼子机枪手。
石大头再也忍不住了,盯着李泽锋扯着嗓门儿大声质问,李政委,这个人的双手沾满中国人的鲜血,为什么还要他参加八路军?
李泽锋微微笑笑,回道,石大头同志,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龟田同志已经悔过自新,而且自愿放弃回国的机会,自愿加入我们的队伍,帮助我们将革命进行到底,我们应该举双手欢迎才是。
欢迎个鸟蛋。石大头心里暗暗地骂。他只是心里骂,嘴里却不敢出声。

五、报仇
李泽锋看出了石大头的表情不对付,他懂得石大头的心思。其实,他比谁都了解石大头此刻的心情,却故意说道,石大头同志,今晚上打益都县城,你负责配合龟田同志,听从他的指挥。
什么?石大头眼睛窜火,嘴唇都气得抖了起来,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了李泽锋那双犀利严峻的眼神,咽了几口唾沫,最终把想说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黄昏时分,游击队队伍开进了益都县城外围。还是在两年前国共汇军准备打鬼子的地点稍作休整,又兵分四路,悄悄隐藏埋伏。李泽锋亲自率队攻打东门,他知道要想突破敌人的防守,东城门是重中之重,国民党军也绝对是重兵把守。龟田趴伏在东城门外的一座石碾后面,机枪腿架在碾台上,严阵以待。他的左边趴俯着政委李泽锋。右边蹲着石大头,石大头低着头,双手捋着弹卡。此时此刻,他心里是别样的滋味。李泽锋轻轻拍了拍龟田的肩膀,低低说道,龟田同志,战士们能否突破敌人的城防,能否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一会儿就全看你的了。
龟田操着蹩脚的中国话回道,李政委请放心,我一定全力杀敌,打开这个突破口。石大头听得一清二楚,他呼吸紧促,默不作声。
午夜时分,李泽锋一声令下,战斗终于打响了。四处城门同时开了火。东城门打得最是激烈。龟田一只肩膀紧紧顶着机枪把,一只手紧扣扳机不松手,满脸的横肉顿时变得狰狞可怖,机枪哒哒哒的喷着火舌。他的枪法果然厉害,城墙上的国军成片成片地应声倒下。龟田杀的兴起,有些得意忘形,嘴里开始叽哩哇啦地乱叫,杀死你们这些支那猪,杀死支那猪……
蹲在龟田脚下捋着弹夹的石大头,听着他这句话,脑子顿时一阵眩晕,他的眼前又浮现出倒在龟田机枪口下的爹,还有那帮乡亲们。石大头突然跳了起来,从后背抽出一把玄铁大刀,照着龟田的脖项狠狠砍了下去,嘴里同时大喝一声,杀鬼子。龟田的人头应声落地,骨碌碌地滚到了沟底。机枪同时也哑了。
旁侧的李泽锋大吃一惊,腾地站了起来,盯着石大头厉声质问,大头,你干什么?怎么杀自己人?
石大头一言不发,恶狠狠地盯着李泽锋,手里的大刀微微晃动着。李泽锋见他如此,便不再说话。
黎明时分,八路军队伍终于攻破了四处城门。益都县城旋即得到了全面解放。收拾现场的时候,石大头在东城门的城墙上找到了石二头的尸体。石大头能断定,他是被龟田打死的。
之后,石大头被上级处分,因为他倒戈杀害自己的同志,害得部队延长了攻克时间,加大了队伍的牺牲,罪过不小。
石大头罪过不小,但罪不至死。如今他还活着,也时常回忆起这段往事,回忆起来,他的心就刺痛。所以,他一直把这档子事儿压在心底,从来不对任何人提起。

共 42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下桥村惨遭鬼子屠村,幸免于难的石大头兄弟俩慌忙撤离,石大头慌张中坠入悬崖被八路军政委李泽锋救回。在和上级取得联系以后,八路军与国民党军周贯五部协同作战,要共同攻打鬼子据点,此时,兄弟俩喜相逢,原来,石二头参加了国民党军队。就在总攻的那一刻,鬼子宣布投降了,兄弟俩分道扬镳。内战全面爆发,石大头没想到机枪射手龟田会是屠杀全村的日本鬼子,在龟田瞪着眼辱骂中国人的时候,石大头抽出了大刀一挥。战斗结束,他找到了弟弟石二头的尸体。尽管他受了处分,但是无怨无悔。故事精彩,耐人寻味。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11040010】
1 楼 文友: 2017-10- 0 1 :58:15 问好双双喜老师,感谢您带来的精彩,祝您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7-11-05 16:24:55 是小鬼子对中国人骨子里的歧视点燃了石大头仇恨的火焰,鬼子的死咎由自取,不杀不以平民愤。石大头受到惩罚也是应该的,纪律是不允许违反的。祝贺美文加精!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楼 文友: 2017-11-05 17:40:01 世上从来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仇恨,小日本鬼子该杀,小说彰显了石大头男儿本色,写的好,获精理所当然。
4 楼 文友: 2017-11-05 18:44:05 我最狠的是日本,自己也抵制日货。希望这样的作品能让后人记住曾经的中国。祝贺精品!期待更多佳作!
5 楼 文友: 2017-11-05 19:48:18 一篇爱国小说,写出中国人的气节和热血。恭喜作者,收获精彩。
6 楼 文友: 2017-11-06 18:24:12 恭喜老师再获精品!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7 楼 文友: 2017-11-11 22:25:22 杀鬼子并不是真正的杀鬼子。这里的 鬼子 是八路军战士,代表着正义,或者说是共产党。当中国人屠戮中国人,一个代表正义的倭寇又重新举起了手中的枪。他的举动让我们看到了那个年代的纠结,矛盾,以及复杂的心情。而不是单纯的杀鬼子,仇视鬼子,更不是杀鬼子的爽快。读一篇作品,要读其中深意,而非敷衍搪塞了事 热爱文学,所以创作文学;创作文学,所以玩味文学月经不调应该注意哪些
什么药能治小儿积食发热
小儿氨酚烷胺颗粒储存条件
颈部肌肉紧张头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