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合肥工大校长被副校长举报校方称与事实不符

发布时间:2020-09-23 00:59:06 编辑:笔名
合肥工大校长被副校长举报 校方称与事实不符 8月4日,合肥工业大学官网通报了关于“副校长举报校长”的情况通报。 合肥工业大学官网截图 合肥工业大学副校长朱大勇实名举报校长梁樑弄虚作假一事仍在不断发酵。8月4日,合肥工业大学官网挂出一则情况通报称,梁樑的参评申报材料中未发现有虚假内容,举报材料中多个问题均与事实不符。 昨日下午,合肥工业大学校长梁樑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对朱大勇举报自己一事不做任何评价,并表示申报“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是职务行为。 官方称申报材料未发现有虚假内容 通报称,7月20日,学校纪委和学术委员会接到朱大勇《关于梁樑同志弄虚作假申报获得“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的校内公开举报》,学校高度重视,立即针对举报中提出的问题进行调查。 通报称,“‘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典型案例推选活动’是由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新闻网主办的一项公益性活动,‘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是该活动评选的奖项之一。我校经推荐参加第四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优秀校长奖项评选,梁樑作为校长,被推荐代表学校参加评选是职务行为。参评申报材料中未发现有虚假内容。” “举报的多个问题均与事实不符” 朱大勇称,梁樑的报奖材料多处造假,“效果亮点”中列出的成果绝大多数与他毫不沾边。例如,材料中提到“2013年以来,在校生在省部级以上竞赛中获奖1500余项”,而2013年梁樑还在中国科技大学。 举报信还称,梁樑利用职务便利,将本来按政策和法律规定应该公开招标的教学管理系统,改为直接委托给自己关系密切的安徽中科大擎天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开发。 此外,朱大勇还称,梁樑强行对宣城校区作重大调整,将好端端的宣城校区搞得一塌糊涂;梁樑强行将机械与汽车学院的一级学科拆分,将车辆工程、能源与动力专业合并到根本不相干的交通学院,严重影响合工大机械工程重点学科的发展。 对于举报信中的上述问题,合工大通报称均与事实不符。 ■ 对话 梁樑:奖项是有关部门推荐的 昨日下午,合工大校长梁樑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朱大勇在举报信中提到的奖项,是自己代表合工大申报的,是职务行为。 “我是代表合工大申报” 新京报:资料显示,你是2013年12月调任合工大副校长,2015年7月升任校长,所以申报材料中认为你“指导2013年以来合肥工大的人才培养”是虚假申报,你怎么看? 梁樑:我是代表合工大申报的这个奖,是职务奖项。并且不是我们主动申报,也不是我们自荐,是有关部门推荐的。这是一种职务行为。 新京报:举报材料称,你的奖项申报材料中,列入了你到任合工大之前该校取得的教学成果。 梁樑:什么叫之前的成果呢?只要是职务行为,把时间说清楚了,合工大的成果都可以用。所有的部门都知道我的任职时间。 “这个公司和我没关系” 新京报:举报信还提到,你将应该公开招标的教学管理系统,直接委托给自己关系密切的安徽中科大擎天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这个公司和你有什么关系? 梁樑:这个公司我在科大(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工作的时候没关系,到工大之后也没关系,不存在他说的问题。 新京报:我们注意到,合肥工业大学对此事的情况通报中,只写出了调查结果,未列出相关证据进行说明。 梁樑:没有的事情,只要一两句话就可以讲得很清楚;有的事情,你用再多的话也讲不清楚。 没有恩怨,不知为何被举报 新京报:5日上午,朱大勇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学校要对自己进行处分。你对于朱大勇是否会受到处分这件事了解吗? 梁樑:这个事情我也不清楚。 新京报:你觉得朱大勇为何要举报你,你们两人之间是否存在个人恩怨? 梁樑:恩怨一点都谈不上。至于他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 朱大勇:我可以当个普通老师 昨日上午,新京报记者采访举报人朱大勇。他坚称校长梁樑的报奖材料是假的,并表示自己可以放弃行政职务,做一名普通教师。但是,他希望永远待在合工大。 “没想到举报信被传到网上” 新京报:你看到合肥工业大学官方对于举报一事的通报了吗? 朱大勇:我看到了。梁樑申报的材料完全是假的。第一点,他指导2013年以来合肥工大的人才培养,当时他没有当校长,甚至还没有来,这些成果怎么可能是他的?第二点,他说是职务行为,但学校里面所有的成果校长都能代表?没有他的事情他也能代表吗?这个在情理上能说得通吗?强词夺理嘛。而且他申报的奖项是个人的。 新京报:网上的举报信不是你传的? 朱大勇:不是我传的。我只把举报信发给了一个领导和部分教授,没想到被传网上。 “很多人让我退一步海阔天空” 新京报:举报之后,学校找你说过什么? 朱大勇:昨天开了校党委常委会,我没参加。校领导居然要处分我,说我严重违反党的组织纪律。我是实名举报,如果学校纪委给出结论,我还可以反馈。反馈不行的话,我还可以向上级机构举报,再进行核实。程序还没有走完,就开始匆匆忙忙地要打击报复我。 学校纪委找我谈话说这个事情,他们没说我举报有假,也没说他(梁樑)报奖有假。就是讲理解不同,需要沟通商量。想以私了的方式来解决,甚至托很多人给我做工作,让我退一步海阔天空。 新京报:谁来给你做工作? 朱大勇:平时跟我熟悉一点的同事。 新京报:这两天举报的事情出来后,梁樑有没有给你发个短信或者联系一下? 朱大勇:他从来不给我发短信,我们俩见面不打招呼。 新京报:这样的状态持续多久了? 朱大勇:持续有半年了。 “我可以当个普通老师” 新京报:你自己有没有考虑到举报可能给自己带来的后果? 朱大勇:我根本不考虑这些事。合肥工业大学已经被弄得严重的生态扭曲,根本就用不得商量的,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所有的老师、教授、院长敢怒不敢言。我是看不惯合工大被毁,所以我要把事情揭出来。我个人没有任何期求。我可以当一名普通的教授。 新京报:你打算牺牲自己? 朱大勇:我是为了严肃党的纪律才走的这一步的,并不考虑我自己的任何事情。 新京报:你可以放弃自己的行政职务? 朱大勇:我可以只当个普通老师。我不会离开合工大,我是合工大毕业的,希望一直留在合工大。 双方观点 ●报奖材料列入之前成果 梁:是职务行为,把时间说清楚了,合工大的成果都可以用。 朱:没有他的事情他也能代表吗?强词夺理嘛。且他申报的奖项是个人的。 ●合工大情况通报未列证据 梁:没有的事情,只要一两句话就可以讲得很清楚。 朱:学校纪委没说我举报有假,也没说他报奖有假,说需要沟通。 ●朱大勇是否会接受处分 梁:这个事情自己也不清楚。 朱:校领导要处分我,说我严重违反党的组织纪律。 ●二人是否有恩怨 梁:恩怨一点都谈不上。 朱:我们俩见面不打招呼。 ●教学系统未公开招标 梁:委托公司和我没关系。 朱:中科大擎天数码科技与他关系密切。 茂名白斑医院
茂名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茂名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
茂名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