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非洲留学生在中国实现杂技梦人生命运由此改

发布时间:2019-12-07 23:03:43 编辑:笔名

非洲留学生在中国实现杂技梦 人生命运由此改变-中新

对于一个只欣赏过、从没有练过中国吴桥杂技的非洲大男孩来说,18岁的尼日利亚留学生阿尼迪学习《单车》《草帽》《绸吊》这些原汁原味的吴桥杂技时虽然有些吃力

,但对学好这门技艺仍然充满信心。

今年5月,阿尼迪与7名尼日利亚留学生由选派来到吴桥学习杂技。吴桥县位于河北省,在北京以南约350公里,这里是世界着名的杂技之乡,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马戏大师王汝利、杂技明星史德俊为代表的吴桥杂技人曾走出国门,向世界展示了中国杂技的风采。

8名尼日利亚留学生最大的18岁,最小的14岁。在吴桥杂技艺术学校的训练厅里

,他们在杂技老师的指导下练习倒立、滚翻、踢腿等基本动作。“杂技的本质是挖掘人的身体极限,非洲学生身体素质不错,弹跳力、灵活性、平衡能力、领悟能力都比较好。中国孩子需要10天才学会的技巧,他们一周就学会了。”杂技老师马淑敏说

,“不过,14岁的巴古米年龄小,难免会想家,经常搂着我的脖子喊‘妈妈’。”

这些留学生在吴桥杂技艺术学校只有1年学习时间,学费、生活费由中国商务部资助,期间每个留学生都要学会几项短平快的杂技本领,最后到石家庄杂技团、河北省杂技团实习。为此,学校为他们配备了专职教练、汉语老师和生活老师。从基本功到专业技能,学校根据每个留学生的个人情况,制定相应的教学训练计划,既考虑个人特点,又考虑团体效益,以便回国后发挥最好的整体表演效果。

中国为非洲国家免费培养杂技人才是中非合作人力资源培训项目之一,自2002年以来,吴桥杂技艺术学校担负起这项任务,已为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赞比亚、科摩罗、苏丹、尼日利亚等20余个非洲国家培训了9届杂技留学生,共计300人。

吴桥杂技艺术学校常务副校长齐志毅说

,从2003年开始,往届留学生多次在中非间重要的政治场合登台献艺。2006年,23名来自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的留学生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表演《高车》《独轮》《草帽》《炊事员》等杂技节目,获得中非各国元首高度赞誉。

不仅如此

,这些非洲留学生回国后大部分都从事杂技事业,200余人常年活跃在欧洲、美洲的国际舞台,有40人在各国家团体成为教练和主要演员,10人成为杂技明星、编导、经纪人、主持人,有6人在本国开办杂技表演学校。“他们当中很大一部分来自非洲的贫困家庭,凭借从中国学到的杂技本领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收入,人生命运由此被改变。”齐志毅说。

“从对吴桥杂技一无所知,到爱上吴桥杂技,再到把杂技当作个人的事业,这些非洲留学生与吴桥杂技艺术学校结下了割舍不断的深厚友谊。”吴桥杂技艺术学校副校长刘风恩说,“11年来,曾在吴桥杂技艺术学校学习的非洲留学生出现了父走女来、兄离妹至、竞相学习的场面。”

坦桑尼亚学员阿巴斯2003年回国后,成为国家艺术团教练,2008年,他的15岁女儿又来到学校学习。埃塞俄比亚学员赛伊迪期满回国后又资助他妹妹费雯自费来校学习。一个名叫乔恩的坦桑尼亚文化部官员的孩子,现在是非洲有名的杂技明星

,曾先后3次来吴桥杂技艺术学校深造,多次被中国中央电视台邀请到中国表演。乔恩每次回到吴桥,都要看望曾经教过她的老师,并顺便购买一些在非洲买不到的杂技道具和服装。

在上届非洲留学生中,一名尼日利亚学生毕业时在留言本中写道,“吴桥杂技艺术学校是个好学校,不只老师水平高,还有现代化的教学设备。我爱中国,我还会回来。”本届留学生尼阿尼迪说,“尼日利亚没有专门的杂技学校,我很珍惜这次机会。回国后,我可能像父亲一样,到大学学习建筑工程,但我不会放弃杂技,争取也做一名成功的杂技演员”。(王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