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中国首座外国艺术博物馆落户河南

发布时间:2019-05-14 22:22:43 编辑:笔名

中国首座外国艺术博物馆落户河南

作为有五千年历史、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我们至今仍没有一座外国艺术博物馆。不过这种难堪的局面即将被民间人士打破—— 世纪梦想即将实现 位于河南省郑州市黄河路上的合立大厦是一座普通的写字楼。写字楼的上面两层,是河南外国艺术博物馆的筹备处和临时展厅。在展厅里,看到了千年武士刀,画家狩野探幽的绝笔之作《武士出征图屏风》,还有日本“画圣”雪舟的《泼墨山水图》……这些藏品,无一不是日本人心目中的国宝,年代跨度1000多年,相当于贯穿中国唐、宋、元、明、清和民国时期,艺术门类包括书画、陶瓷、铜器、漆器、刀剑和铠甲等。 “展厅太小,这只是我们收藏品的1%左右。”河南外国艺术博物馆创建者、终身馆长王雪说:“我们即将创办的中国历史上座外国艺术博物馆,也算是实现了所有关心文化事业的人们一个梦想吧。”早在上世纪初,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蔡元培先生就呼吁建立外国艺术博物馆。随后,一代代专家、学者和艺术家们不断地站出来做同样的疾呼,发出了同样的声音。1988年,一批从事外国美术史研究的专家吴甲丰、邵大箴、佟景韩、晨朋、奚静之、王庸、刘晓路等聚首徐悲鸿执教过的中央美术学院,再次慷慨陈词,大声疾呼。2000年2月,中国艺术研究院外国美术研究室主任刘晓路先生、陶瓷艺术研究室主任高振宇先生上书全国政协,以“睿雅轩”的收藏为基础,详细地阐述了在中国的外国艺术品的珍贵价值及其现状。 2000年3月,在全国政协九届三次会议上,原文化部部长王蒙、常务副部长高占祥、副部长陈昌本、中央电视台台长杨伟光、国家文物局局长张德勤、电影局局长滕进贤等14位委员,联名提出了《在中国的外国艺术品应当受到保护》的2933号提案,这些专家学者站在保护人类宝贵历史文化遗产的高度,在建议完善我国文物保护法的同时,共同呼吁:“下决心建立一座外国艺术博物馆!” 国家文物局很快就对这一提案作出积极回复,对“睿雅轩”兴建外国艺术博物馆的意向表示支持,明确指出:由于历史的原因,目前国内不少外国艺术品流失各地。将这些艺术品加以收藏、研究和展示,对于促进中外文化交流,保护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具有积极意义。 得到有关部门的肯定后,“睿雅轩”在全国对外国艺术博物馆项目进行选址,在综合了文化底蕴、人文环境、政策支持等因素后,“睿雅轩”决定将中华文明5000年历史上的座外国艺术博物馆建立在已经有7000年历史的中原大地——河南。如今,河南省文物局已经正式批复,批准成立河南外国艺术博物馆,由郑州“睿雅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兴建河南外国艺术博物馆及相关配套项目。 “干净”的外国艺术博物馆 “睿雅轩所收藏的日本文物全部来自中国民间。”王雪自豪地说,“所有3万多件日本文物都‘干干净净’,这是世界上没有掠夺史的外国艺术博物馆”。 郑州“睿雅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6月,其前身为北京“睿雅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是一家已经有20多年历史,以收藏中国和外国艺术品尤其是日本艺术品见长的民营文化企业。公司在发展中历经艰险,克服重重困难,构建起发掘和收藏日本艺术品这一庞大工程。 日本文物流落中国大致有3个途径:一是1000多年来中日文化的交流;二是抗战时期日本战败后留下的大量文物;三是部分日本友人的赠予。截至目前,公司在未花国家一分钱的情况下,收藏中外文物已达6万余件,其中日本文物和艺术品3万余件,约占我国现存日本文物和艺术品总数的一半还多。同时还收藏了俄罗斯,高丽国(韩国)等国的艺术精品。 该公司收藏的日本文物经专家鉴定,属于日本“国宝级”的有2000余件,藏品中的绘画作品涉及以日本画圣雪舟为代表的数千人,几乎罗了日本所有着名的画家;瓷器则涵盖了日本的六大窑系,制作者有仁清、尾形乾山、青木木米等名家。这些珍贵文物经过平山郁夫、高居翰、文以诚、刘晓路、高振宇等世界多位知名专家鉴定,有些重要文物还经过中、日、美等国专家的联合鉴定。藏品综合价值可与英、美、法、日等国家着名博物馆的馆藏等量齐观。其中日本“国宝级”的文物数量是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一倍多。 2000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睿雅轩公司在北京举办了“中国所藏日本文物精品汇报展”,引起巨大轰动。党和、国家有关部委领导先后参观展览,给予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国内外媒体纷纷进行报道,吸引了许多国际友人、数十个国家驻华大使和大批日本政要、文化艺术界人士前来参观。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总干事松浦幌一郎题词:“这是对世界人类文化遗产的贡献”。 当时,日本专家团看到藏品中的彩绘水指罐时,集体惊呼。看到他们异样的表现,中方专家马上问:这个彩绘水指罐价值几何?日本专家脱口而出:“这个彩绘水指罐,可以买下整座朝阳公园”。 “要知道,朝阳公园是北京城里占地面积的一座公园。”王雪说,当时,日本专家此言一出,立即引起轰动。其实,在睿雅轩的收藏中,彩绘水指罐只是比较珍贵的一件。收藏品中有一件是日本天皇当年赐给大将军乃木希典的瓷瓶,乃木希典是日本陆军大将,日俄战争时期担任日军统帅,在日本被喻为“战神”。曾有一个日本人出价2亿美元向王雪索购,被他坚决回绝。 由于这些日本艺术品荟萃了一千年间一大批日本着名的艺术家作品,而这些作品又不见于现行的日本美术史,所以更具有珍贵的、类似于“出土文物”的“史外史”价值。从这批日本艺术品中,我们清晰地看到中国文化对日本文化的深刻影响和中日文化深远的内在联系,也是中日人民文化交流的缩影与见证。 2006年2月19日,日本国驻华大使馆文化中心主任井出敬二到公司参观,留言:让我们携起手来为中日文化交流的发展而努力。并表示:“就这些文物的收藏和保护来说,王雪先生和他的同事是日本的‘大恩人’,对此,我们深表感激,相信大多数的日本人民也会对他表示感激。” “文化强省”战略是缘分 在国家文物局鼓励下,王雪邀请有关专家先后到数个省市考察,为建立外国艺术博物馆选址。2004年10月2日,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一个节目,让游移不定的王雪把地址选在了河南。 “这就是缘分。当时我看到央视播出了河南省省长李成玉与日本众议院议员关于中日文化交流合作的对话。河南省省长透露的‘文化强省’战略和中原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终吸引了我。”王雪回忆说。 同年,王雪带着文物,从北京来到郑州,花2亿元注册了郑州睿雅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河南外国艺术博物馆意向郑州落户,并得到了国家文物局与河南省文物局的正式批准。 目前,这些价值连城的文物,面临着保护、展示和研究三大难题。 王雪告诉,他们曾有一幅日本画家横山大观的山水画。横山的作品在日本拍卖市场价格高达每平方尺4亿日元(相当于2700万元人民币),而他们所藏的这幅有8平方尺,结果竟因虫蛀被毁。为减少损失,他们聘请了河南博物院、郑州博物馆的专家组成专家团,专门保护这些文物和艺术品。 展示也是博物馆面临的难题。由于条件限制,临时展馆无法对社会开放。王雪还向提供了一组数字:按照拥挤的方式,每0.5米摆放一件藏品布展,展线长度也有1.5万米,相当于围绕400米标准田径场转37圈;要把3万多件文物和艺术品全部展示出来,需要10万平方米的展场,比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革命博物馆展区的总和还大。 “我们不仅要建博物馆还计划建立配套的文化产业项目。主要包括:河南外国艺术博物馆(各国风格的建筑群);世界艺术酒店(五星级);精品文物仿制生产基地;外国艺术品交易所;外国文化艺术络交易中心;国际商务艺术社区;河南国际商务中心;国际风情不夜城;引进独具日本特色的项目(相扑、茶道、花道、剑道、料亭等),兴建外国艺术表演中心(各国风情的表演馆)。”王雪向介绍,“毕竟我们是民间兴办博物馆,单纯的建造一个博物馆,靠门票收入来维持生存是注定不可能的。我们需要用其他相关产业的收入来维持博物馆的开支,目前正在向政府申请项目用地,项目也在申报中。” 对于这些情况河南省有关部门十分重视,郑州市有关领导批示,决定把即将建成的郑东新区客属文化中心交给睿雅轩,让他们暂时免费使用。同时郑州市主要领导11月3日批示:由土地局、规划局开展论证,力争促成河南外国艺术博物馆落户郑东新区。虽然目前该产业园还处于规划阶段,已有人士对其好处做了预测。“如果能够按照设想的发展,将给河南带来极大的好处。”河南省文物局原局长常俭传说,由于博物馆里收藏了大量在日本国内也无法见到的国宝级珍品,博物馆建成后,每年至少可以吸引100万人次的日本及世界各地游客,还有200万人次的国内游客,可产生30亿人民币的旅游收入,“到那个时候,这个产业园将成为河南新的旅游名片”。 河南是文化资源大省,文物、戏剧、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灿若星辰。这几年大力加强先进文化建设,积极推进文化强省战略。2005年,省委、省政府召开了全省文化产业发展和文化体制改革工作会议,研究制定了《河南省建设文化强省规划纲要》、《关于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意见》。省委书记徐光春明确指出,要在推进中原崛起中建设文化强省,要弘扬传承中原文化,推进文化大省向文化强省跨越,要做大做强文化产业,推进文化资源大省向文化产业大省转变,这就是外国艺术博物馆落户河南的大背景。 就在即将发稿时,又从王雪处传来消息,与日本五大旅行社中的四大旅行社有合同关系的上海兴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已经与郑州睿雅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河南外国艺术博物馆正式签约,将就开发日本的旅游资源、开展日本文物的复仿制品研发、成立河南省睿雅轩日本文物文教保护基金会、在上海和北京建立外国艺术博物馆分馆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合作。河南国际商会与河南国际商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也分别与河南外国艺术博物馆、郑州睿雅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就联合开发配套的文化产业项目在土地和资金上进行合作达成了合作协议。这个庞大的工程已经开始起步了! 《日本古地图》证明钓鱼岛不属日本 发现,藏品中有一幅日本古地图,长293.5厘米,宽36厘米。天保十四年卯五月(1843年5月),天皇御笔,重新绘制日本地图,历经十四年时间(14年)于安政四年已五月(1857年5月)手工绘制而成。图中日本列岛包括本州、九州、四国、北海道四个大岛和3900个小岛,地图表面主要是四大岛及其周边的几个小岛,共标出地名78个。四大岛又划分为66个区域,分别标明有日本废藩置县前的地名。周边的小岛共10个。从此地图上可清晰的看出,现在中日之间的重要纠葛之一的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并不是日本所宣称的:“自古就属于日本领土,归日本管辖。”这幅地图的政治、历史价值远远大于其文物价值。

安检机
河道清淤
正规手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