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双福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01:27 编辑:笔名

引子:旧中国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其中下九流为卑贱,下九流是,戏子,二流推,三流王八,四流龟,五剃头,六擦背,七娼,八盗,九吹灰。小说主人翁双福就是下九流中五剃头的匠人。  1大总管收徒 老佛爷赐名  睡梦中老佛爷被惊魂未定的李莲英子唤醒:“八国联军进京啦!”  慈禧脑袋嗡的大起来:“强盗!强盗!”她知道和那些洋鬼子讲不通道理的,怒骂道:“禽兽!禽兽!”  床前站着一群人,个个面如土色。  “还不跑,等死呀!”慈禧怒吼起来。  宫中一时大乱。慈禧顾不得那多,携光绪帝和身边的太监大臣们一行几十人仓皇出了京。  这天是光绪26年7月20日。虽已入秋,天依然热。一行人早已不敢穿朝服,戴花翎了,偷偷换了便装,出京城,入河北,穿怀柔,路怀来,奔波了俩月才进了山西地界。此时太后老佛爷的心稍稍平静了些。  秋高气爽,天空湛蓝。南飞的大雁排成了人字翩翩向南飞去,许久看到了一只孤雁哀鸣着寻找失散的雁群,也许它的母亲也在凄惨地呼唤它呢。秋风吹过,树上的叶子哗啦啦飘在空中,落在路面,落在路沟,也飘落在老佛爷坐的马车上。  老佛爷穿了一件蓝色的大襟褂子,头上包一块兰花花的头巾,乍一看,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村妇。只有从她锐利眼神中才能领略到威严和权贵。此时的慈禧被马车颠得散了架。车后逃命的太监大臣们那受过这般罪,昔日的威风不见了踪影,满身尘土,一脸汗水,踉踉跄跄地追赶着那挂马车。  老佛爷问:“小李子,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小李子是李莲英,慈禧身边的太监总管,虽年过半百,可老佛爷还总是这么唤他。李莲英紧跑几步:“回太后,这是山西地儿,还有一天的路程就到太原府。”  “那么说,这就是汾河了?”老佛爷瞟了一眼哗啦啦的流水。  “正是汾河。”李莲英回答。  汾河水源于晋西北宁武县的莽莽山林之间,弯弯曲曲由西向东缓缓而来,入太原拐了个弯儿,向南而去。  前面一座拱桥,桥头一棵古柳,柳下一间茅屋。老佛爷口干舌燥,见是个极好的歇息处,忙摆手停车。一行人到树下拍打完身上的尘土,便鱼贯桥下。  桥下便是真正自然未遭人类琢饰的汾源之水,虽宽数丈,深数尺,但极清冽,凉彻肌骨,不禁使人掬捧在手,一饮而尽,后甘甜无比,滋润肺腑,胜似琼浆玉液。  喝足了,洗了脸,一行人东倒西歪依着古柳歇了脚儿。小李子扶持老佛爷喝了水,净了面,又在苇丛处方便了,她顿感轻松。  柳树下早有人给老佛爷支起了行床,她躺在上面,看到了茅屋门框那副对子:虽是毫末技艺,却是顶上功夫。也许是条件反射吧,她的头刺痒起来,也难怪,都俩多月没打理头发了。  小李子看懂了太后的心,进了茅屋。  屋里炕上躺着个老汉,身子冰凉了,膝下跪着个孩子,痴呆呆的。满屋子一股腐臭味儿。李莲英捂着鼻子拽住那孩子的衣领到了树下:“你家开的剃头铺?”  那孩子并不答话,只轻轻点了下头。  “拿家伙来,要剃头!”李莲英要试试孩子的手艺,没把握她不敢先给老佛爷上手。  那孩子不言不语也不动。  小李子“啪”打了那孩子一耳光:“聋啦!哑巴啦!”  光绪剜了小李子一眼,李莲英退在了一旁。  “孩子,为啥不答话呢?”光绪和气地问。  那孩子委屈地抹眼擦泪道:“干爹饿死两天了,俺没钱买棺材。”  “你给我剃头,我出钱给你爹买棺材,你说好吗?”光绪和孩子商量。  小孩子擦干了泪,跪下恩谢:“只要给干爹下了葬,俺啥都听您的。”  孩子麻利的把剃头挑子搁在树下,铜盆里盛满汾河水,点着木炭,光绪坐在了椅子上。  太后本来想洗头去痒,见光绪插了一杠子,脸拉得好长。  李莲英见状左右为难,便弓腰想在光绪帝耳边劝说,光绪挥手闭着眼不搭理他。太后和光绪勾心斗角多年了,心里都憋着气儿呢。  那孩子把水烧热了,伸手摸摸水温,给光绪围上围裙。光绪把头伸进盆里,孩子用毛巾轻轻地往头上撩水,打了肥皂,轻轻揉搓,光绪觉得很享受,用水冲洗了肥皂沫,擦了脸,那孩子从工具袋抽出刀子,在椅背的磨布上使劲蹭了蹭,刷刷几下,前头顶就白白净净的了。随后左手托发,右手持梳,自上而下,一梳到底,小手插入发际,自然行成三绺,左压右,右压左,眨眼功夫,脑后出现了个粗大光滑的大辫子。  小李子没想到深山也有这等手艺,心里暗自佩服。  孩子把椅子后背后移,光绪躺下,闭住双眼。俩小手从印堂穴入手,经神庭、太阳、百会、凤池穴,再双肩双臂,到耳朵揉搓按摩起来。光绪觉得浑身舒坦,似腾云驾雾般进入梦幻。一身的疲惫竟去得无影无踪,不知不觉地发出了轻轻的酣声。  李莲英渐渐喜欢上了这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了。  老佛爷虽嫉妒光绪,可也看得入了迷,不知咋的和这孩子对了眼。见光绪入了梦,就把那孩子换到眼前问话:“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答:“单福”  老佛爷没听懂。那孩子捡起个树枝在地上写。  老佛爷看清了:“名字好,可姓不好,改了吧,什么单呀?孤孤单单的就是个一,改个双吧,叫双福。”  李莲英急忙摁倒那孩子:“快谢太后老佛爷赐名!快呀!”  那孩子更迷惑了,一个娘们儿家家的,咋叫老佛爷呀?心里想,可嘴上却千恩万谢,磕头如同鸡啄米般:“谢谢!谢谢!”  几个月的逃亡,皇家的威风早尽,如今好像又有了尊严。双福,是他的福,也是我们的福。慈禧想,福到了吉祥也快来了吧?不禁对这孩子产生了极强的亲近感和依赖感。  李莲英早看透了老佛爷的心思,凑前道:“奴才想收他为徒,上心调教,好在太后身边伺候,不知可否?”  “那就依了你!”太后做了个顺水人情。  李莲英叩谢过,拉了双福对一行人一一拜见。  双福聪慧,看得出这不是一群凡人,必有来头。加之死了干爹,无依无靠,有人收留,自然喜出望外。  李莲英让双福去村里唤来位老丈,送去一锭银子,嘱咐其厚葬双福干爹。  不到一个时辰,后事完备。一行人又匆匆忙忙上了路,向太原方向赶去。  2老佛爷被劫 小双福救驾  山西巡抚毓贤得知消息,立即率领省城文武官吏数百人,至省城北20里之外的黄土寨跪迎双宫。引入省城巡抚衙门。  太原仓库中尚存有乾隆皇帝南游及西巡太原时所用仪仗銮舆,取出应用,灿烂如新,并新制龙旗24面,以壮观瞻。地方大小官吏,争相报效,金银财帛,膳食服用,应有尽有。侍卫队伍,渐有秩序。  小双福看得傻了眼,这时才明白,柳树下那个让剃头的竟是当今的皇上光绪。  小双福吃了一天的山珍海味,李莲英又让双福洗了澡,换了服装,糊里糊涂的他自己也没明白咋回事,就被李莲英打扮成了公公的模样。  白天他跟在李莲英屁股后面,屁颠屁颠地学着那些繁琐的宫中礼仪,夜里就钻进李莲英的被窝打通脚睡。从小给了人,没享过福,如今天天像过年,小双福打心眼里感谢皇恩,感谢师傅李莲英。  转眼在太原住了50多天了,十月一那天,一行人浩浩荡荡向西安出发了。三日后到了介休地界。李莲英忙上前禀报:“太后,密报前面常有贼人抢劫,如今又有义和团聚众造反占山为寇,我们还是不要冒然前行。”  小双福对太后道:“奶奶,前面有个安时村,我和干爹走过,两边山高坡陡,山下自古就是一条路,山上有滚木山石,山下有陷阱,绊马索。那年路过,被劫上山,给他们剃了三天头才把俺父子放了。”  慈禧喜欢小双福喊奶奶,奶声奶气地叫得她心里暖洋洋的。童言无忌。她信不过密报,可她信小双福的话。慈禧打了个眼罩儿,见远处高高飘一幌子,便吩咐李莲英:“前面先打尖再议。”  一行人马离开太原府早换了便装,粗衣烂衫像结伴做生意似的。路过处并没引人注意。小双福搀扶慈禧下了马车,进了酒店,捡一僻静处坐稳。  李莲英唤来酒家问道:“有什么好吃的,快快上来。”  酒家大喜,见有客人,忙介绍:“俺的酒店是山西吃,有当年康熙爷亲笔提的匾为证。不信随俺来看。”酒家拉起李莲英进了后院。  后院正房条几上一块红布,酒家恭恭敬敬双手掀开,露出一块匾额,上面“天下吃”五个大字金光闪闪。李莲英认得,那正是康熙爷亲笔御书。他扑腾跪下,连连作揖叩拜。这倒弄得酒家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了。  李莲英回到前厅,对老佛爷和皇上如实禀报了。光绪立即要去朝拜,慈禧摆手止住了他。随示意小李子此事不得声张,快快安排饭菜。  李莲英暗想,何不趁机领略一番当年乾隆爷吃过的美味佳肴,便对酒家道:“当年康熙爷吃的啥你就做啥。”  “好咧!”酒家吆喝着进了厨房。  须臾一碗碗刀削面端上了桌。那小碗很精致,是景德镇细瓷,薄如纸,白如雪,镶金边,绘兰花。民间的陶瓷并不比皇家的差。这是慈禧没想到的。小碗里只盛半碗刀削面,且厚薄均匀,宽窄相同,长短齐整。浇平遥牛肉炸酱卤,放山坡芫荽野韭花儿。桌上有山西老陈醋,油炸辣椒油。  老佛爷脑海立马回忆起儿时老家的刀削面,那情,那景,那味儿,勾起她对家乡的怀念。对着那碗面,她不端,不吃,呆呆的发愣。  小双福以为太后不知道咋吃,就献殷勤:“奶奶,我给您浇点儿醋,再给您滴点辣椒油。”把筷子双手递过去,“奶奶,你吃,可香了。”  光绪和几个大臣学着双福的样子,都品尝起来。三口两口下了肚,面筋道耐嚼,卤香而不腻,入腹回味无穷,个个暗暗叫绝。  一小碗不饱,老佛爷还想吃,光绪也催李莲英再上。可酒家却不上面了。  随即端来一个挑盘儿,里面是刚刚蒸好的四大盘栲栳,清香扑鼻。酒家又拿来醋碟儿,放一勺红皮蒜泥,倒一碟新酿的米醋,滴几滴小磨香油。蘸而食之。热不烫口,粘不沾牙,有酒香但不醉,有肉香且不腥。众人吃过,又是赞叹不已。  酒家端来一汤盆儿,汤清见底,有几根儿香菜,如鱼草或芦苇般,一个个小东西,白白胖胖的,似鱼儿在嬉戏。  “奶奶,这是拨鱼儿!”小双福跟干爹在山西流浪多年,自然懂得山西的好吃。  酒家用小碗盛好,老佛爷端起。闻了闻,清香,品了口,清淡,一饮而尽,顿觉清爽。老佛爷用手绢儿擦了嘴。这是她吃得可口的一顿饭了。万万没想到,在这深山僻壤竟有这等绝好的手艺和可口的佳肴。她心里暗暗骂那太原巡抚竟隐瞒名吃,天天做那些鸡鸭鱼肉,吃得腻死人。  李莲英出门看天,天色将晚,西边红霞满天,太阳一眨眼儿就掉到山那边去了。他轻问老佛爷:“是走是住?”  双福抢过话来搭了腔:“奶奶,不能住,咱们要趁天擦黑快快过了那安石村,让那个郭老大抓住,就没命了呀!”  慈禧听了有道理,再过半个时辰就是饭时,岂不趁机而过。小李子明白了老佛爷的意思,吩咐一行人快快上路。  马车上坐着慈禧和光绪,双福坐在老佛爷怀里,仰着头,奶奶长,奶奶短的问这问那。那群大臣们紧紧跟在车后面,不敢发出半点怨言。  双福仰着头对慈禧说:“奶奶,前面就是义安沟,山坡那星星点点闪亮的地方就是安时村了。”  马蹄踏在石板上,格外的清脆响亮。前面的路越走越窄,好似关公的大刀从山顶劈开了条缝儿。风从山口袭来,呼呼地刮,一行人不免打了个寒战,觉得阴深深的,不由让人倒吸凉气,脚下的步子却迈得更快了。  李莲英喘着粗气催赶车夫:“快点!再快点!”马蹄声似梆子在敲,敲得人毛骨悚然。  那路突然拐了个弯儿,马头急转,外面的车轮猛然悬起,车失重心,老佛爷和光绪一下倾在双福身上,压得双福脸红脖子粗地喘牛气。  车上人还没醒过神来,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火把忽的亮起,如同白昼。不知从那儿窜出一拨人来,不由分说,一个个都绑了起来。  “大哥,一个也没跑,都缯起来啦!”  “看看有没有慈禧那妖婆!不千刀万剐了她,不解恨!”  双福挣扎着,他听清了那个大哥的话。灵机一动,喊起来:“是谁呀,捆俺奶奶,俺去给叔叔看病,耽误了你赔俺叔叔的命!”  “小崽子胡乱吼个啥?”  一行人谁也不敢开口,怕京腔露了馅儿。只有双福在折腾:“哦这不是郭爷爷吗,俺是单福,在山上给你剃过头,你忘了?”  那个小头目和郭老大举起火把照,看清了:“你个小崽子白天不走黑夜走,奔丧呀?”  双福站在车上,指着光绪说:“俺叔叔病了,打摆子,听说介休县城的赵先生能治,俺奶奶就雇车来了,等到天明,俺叔叔还有命吗?”  郭老大火把在慈禧和光绪头顶照来照去,光绪本来身体就弱,加上颠簸,脸黄身软,依偎成一团,闭着眼,没半点精神,极像个大病之人。慈禧盘腿而坐,一身土布蓝衣大襟布衫,脏兮兮的,就是她说自己就是当今老佛爷也没人相信。 共 31325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性交障碍的临床表现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
儿童癫痫的前期症状有什么

上一篇:老院的李树

下一篇:寒雾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