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共享单车狂欢告一段落代工厂将重新洗牌

发布时间:2019-05-15 02:11:17 编辑:笔名

同享单车的盛世狂欢,就要告一个段落了,而其背后的代工厂,也在迎来一场梦醒时分。

8月29日,广州市交委和各区政府联合约谈了多家共享单车平台企业,要求停止新车投放。继上海、杭州、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制止新增共享单车投放后,禁骑、扣车、限制投放等管控措施正限制共享单车的野蛮生长。

共享单车遭遇来自政策和资本市场的双重变化,而其背后的中国自行车制造业也迎来命运的转折点。

危机:订单量骤减2/3

站在流水线的工位上,李明一边向时代周报讲述,一边开始组装自行车的道步骤装线管。先是刹车线管,再是电子锁、菜篮和中轴,接下来还有调试刹车、挂车头、上脚踏板等工序。从业超过15年的他说:我在7家自行车制造厂打过工,从搬运工做起,如今在工厂里主要负责组装。

李明所在的工厂,是位于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汉塘村汉塘东路兴隆街1号的广州市稔山龙自行车有限公司(下称稔山龙)。厂房的车间外,上万辆橙黄色的共享单车,在烈日的炙烤下车身发烫。这是公司为澎湃单车代工生产的3万台同享单车中的一部分,这批共享单车将投放到湖南郴州。

稔山龙是一家小型的自行车制造商,厂房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只有一条流水线,年产能力达50万台左右。公司董事长李达忠告诉时代周报:我们今年1月份开始接共享单车的订单,先后给摩拜、ofo、小蓝、小鸣都做过代工,目前主要给一些小的同享单车企业做代工。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李明的工作轻松了许多,他不再像以往那样频繁地加班。前两天老板才给他们放了假,他说:以前在共享单车生产的高峰期,要加班加点才能完成订单量。

在给共享单车做代工的高峰时期,李达忠的工厂每个月都有3万多台的定单量,从今年7月份开始,订单量骤减,已经逐步下降到一万台左右。他说:如今政府正加大力度管控共享单车企业,市场也越来越饱和了,目前的订单量也开始下降了。

各地正对共享单车投放实施管制措施,尤其是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已经明确表示暂停共享单车的投放。变化很快传导到上游,代工厂也开始承受订单骤减的压力。

8月29日,广州市交委和各区政府联合约谈了摩拜、ofo、小鸣、小蓝、优拜、酷骑等共享单车平台企业,要求各企业停止新车投放,集中精力加大运维投入,做好目前已投放车辆的运营管理。

在深圳市,有200多家单车企业包括整车生产、零部件供应的上下游配套企业,其中有一半以上的工厂给共享单车代工。深圳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奕苹向时期周报介绍,如今共享单车停止市场投放,这些代工厂都将面临停工停产的为难地步。她说:这些代工厂的大部分产能都提供给了同享单车企业,因为共享单车的定单量比较大。

李明已经开始考虑转行的事情了,他打算去搞房屋装修,但他的语气并不是那末坚定。如果还有其他自行车厂家叫我去做,我就去,不然我就改行了。他接着说道,由于去做别的行业的话,还要学,工资也不高。

突如其来的大生意

在共享单车处于风口期间,携资本的气力而来,裹挟着许多单车制造商卷入造车的大潮。

李明回忆起自己次听到摩拜宣布投放400万台单车时,仍记得当时的兴奋劲,有大把事情可以做了。在给同享单车代工期间,他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工资比以往每月多出3000多元。

共享单车兴起之前,稔山龙主要以做出口外销为主,市场主要在欧洲和东南亚,每年外销单车2万台左右。而随着同享单车的兴起,公司的产量极大地提高了,一个月就接单3万台以上。

稔山龙只是造车大军中的一个小小缩影。由于工厂规模较小,公司一般只接3万-5万台的定单量,承担不了过大的资金风险。李达忠告诉:我们不敢扩大生产,顶多在高峰期提高工资水平多招一些工人,谁也不知道共享单车的风口什么时候就过了。

每一笔订单,代工厂会先收30%-40%的定金,交货的时候再收尾款。李达忠告诉:有时候我们也会承担巨大的资金风险,一些小的共享单车企业倒闭了,尾款就收不回来。

带着互联基因的共享单车企业,骨子里带着颠覆性。作为一个跨界的产物,对自行车传统的销售渠道、消费者的使用习惯进行了颠覆,对传统自行车行业也是有着巨大的冲击。广州花都另一家大型同享单车代工厂的老板告诉时代周报,同享单车的兴起,它其实起到了去产能、去库存的作用,它会让资源更集中,因为自行车本来是一个同质化比较严重的、低门坎的行业。在共享单车的发展推动下,只有本身具有实力的工厂,才能去做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与普通单车相比,核心技术就在于智能锁,一个锁的本钱就在500元左右,整车下来的生产成本就达到元不等。李达忠指着流水线上的智能锁告知,共享单车对质量要求很高,都有指定的零配件供应商,从生产源头把关。这将对中低端单车市场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势必淘汰一批中低端单车制造商。

共享单车一出,倒闭了不少工厂,也倒闭了不少传统自行车专卖店。李明显得有些懊丧,共享单车的出现,对单车制造业冲击太大了。

在资本气力的簇拥下,也促使了单车制造行业产能的膨胀。中国自行车协会的官方文件显示:中国每年有8000万辆的自行车产量,内销在2500万辆左右,而仅ofo和摩拜这两家共享单车企业,2017年一年的订单所带来的产能就将超过2500万辆。

但是,那些横七竖八躺在城市各个角落的同享单车,在尚未解决城市出行一公里的难题时,就已成为城市管理中的一个顽疾。

广州市交通委员会称,各个共享单车企业为抢占市场存在无序投放车辆、车辆乱停乱放、一些热点区域位置车辆没有实施及时有效调度转运、企业运维响应不及时、运维投入不足、残旧故障车辆未及时回收等问题。

潮退以后,面对困局

与滴滴和优步当年的决战相似,同享单车行业也正迎来大洗牌,相应的,上游的单车制造业也面临着即将潮退以后的困境。

李达忠介绍,单车制造行业的门坎较低,利润空间只有5个百分点,而同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如今还看不透,公司不打算扩大生产,还是以自主研发高端自行车为主要业务。他寄希望于公司自主研发的跑马自行车,这是公司的专利产品。他说:这款自行车带给人跑马、冲浪的感觉,还能健身。

李达忠认定,研发制造高端自行车,是稔山龙未来的生存之道。

另一家给摩拜做代工的工厂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说:我们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压力,不过基本上还是可以消耗得掉。由于我们还有国内外的一些其他定单,自行车的外销业务占到公司业务的50%-60%之间。

王奕苹分析:共享单车对全部中低端的自行车市场有一定冲击,1500块钱以下的单车,市场可能瞬间就没有了,被同享单车占领了,所以中低端自行车的产能就释放出来了,正好就做了共享单车。这样的话,工厂只能依靠做同享单车而存在,但它的产品已经被淘汰了。

资本的力量依然没有停止。2017年6月,摩拜单车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新一轮融资,这1数字创下同享单车行业诞生以来的单笔融资纪录。而就在一个月后,ofo小黄车完成超过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打破这一纪录。同时,两大共享单车巨头也在加快出海步伐,开始布局海外市场。

而中小共享单车企业,在各地政府加强严管和市场饱和的情况下,面临生存的压力。今年6月,悟空单车成为首家退出市场的同享单车企业它仅仅运营了5个月时间。一个月后,3Vbike共享单车也宣布退出市场,其运营时间更是短到了4个月。

李明会怀念起那个单车制造业的黄金时代。厂房里的灯光彻夜通明,流水线上的工人作业不息,一辆辆崭新的单车就从他们的手下流向海内外市场。如今盛景已逝,他告诉时期周报:十多年前的自行车行业还是很好的,虽然底薪只有800元,但是计件工资能拿到一千56,还是很可观的。

那时候他经常加班到十一二点,甚至有时候加班到天亮,但是拿着不菲的收入,让他感觉很值。而共享单车兴起之时,也曾带给他这样虚幻的繁华景象,可现在,他感受到更多的,是对整个单车制造业的冲击。

女性小腹部胀痛怎么了
月经血不畅该怎么办
月经有小血块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