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基本药物目录公布在即 药企直面入围抉择

发布时间:2019-10-18 23:52:57 编辑:笔名

“进入基本药物目录的药品的确面临降价问题,外界也早有风声。早的说法是在现行价格基础上降低20%,传闻是,降幅要提高到25%。”4月21日,昆明圣火药业有限公司(NYSE:KUN)总裁助理蓝磊对本报记者表露了其对基本药物定价的担忧。

目前,尚未有官方消息证实降价比例。

4月8日,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表示,基本药物目录在4月底以前一定能够公布。这意味着,这一目录的公布时间将不迟于4月30日。

作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中重要的环节之一,目录的发布牵动着众多制药企业的神经。按照医改方案的要求,基本药物将实行公开招标采购,国家制定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格,在指导价格内,由省级人民政府根据招标情况确定本地区的统一采购价格。

基本药物的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严格限价之下的利润还能剩几何?不纳入目录,也许会失去市场。很多医药企业在这两者之间徘徊不定。

市场容量

4月1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邵明立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会议上表示:“政府举办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配备使用基本药物,先行试点、逐步推开、三年到位。其他各类医疗机构要将基本药物作为药物并确定使用比例,具体比例结合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确定。”

这与医改方案中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配备使用基本药物”的提法相同。但对于配备使用,业界普遍认为存在歧义。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般社区医院的药物品种大约在800个左右。按现有的基本药物目录讨论稿看,即便社区医院全部配备,依然达不到现有的药物品种数。所以方案中提出的全部配置使用不可能指‘只能使用’,不然将无法保证日常用药的需要。”

九州通副总经理牛正乾也认为:“按现在的提法,基本药物目录内的品种,基层医疗机构药房里面都要有,至于用不用要根据医生和患者。医生对药品有自由处方权,患者对药品有自由选择权。”

根据公开资料,目前全国共有19000多家县级以上医院,其中三级以上的大中型医院2800多家。但这些大中型医院却控制着全国60%的处方额。通常全国医药消费量80%由医院处方开出,依此推断,三级医院控有全国药品销售额的48%,几乎掌握一半的生杀大权。而二级以下的基层医疗机构仅占有处方额的30%。如此,基本药物能在使用中占有多大比例成了市场大小的关键。

基本药物目录中包括两大类产品,一类是普药,一类是独占药品。前者生产企业众多,政府招标选择面较大。后者的选择权则更多地落在企业自己手里。

江中制药总经理刘辉表示:“以、有定价权利的创新药进入目录,既能得到更高的份额,其降价受到的影响又相对较少,这样能保证企业既有份额,又有利润。”但对于更多的普药生产企业,他认为将面临是机遇还是鸡肋的挑战。

据透露,普药生产企业平均利润率约在8%至10%左右,如果考虑到限价因素,药企基本只能维持运营成本,这必然直接导致企业生存困难。

有统计显示,全国4600多家制药企业中,有资格进入基本药物目录的企业约1000多家。除去少部分企业拥有品种,绝大部分企业面临着抉择。因此,刘辉认为:“进入基本药物的企业,短期内获得了参赛资格,但长久下去能否继续生存很难说。”

企业先行

限价和市场增长之间所带来的利益此消彼长,存在变数。

价格限制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制药企业更担心的。首先是可能的市场流失,蓝磊就认为:“我们的药品在全国二级以上医院覆盖率有30%,一旦进入基本药物目录,这部分医院市场基本就丧失了,因为没有费用空间去支持必要的推广工作。”

按照目前招标采购的大方向,即使列入目录,也必须走招标程序。基本药物所经历的流程与一般药物无异,因此推广成本是各个企业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更长远地看,微利的基本药物也不利于企业长期发展。刘辉认为:“微利运营的企业不可能顾上产品创新。药品研发的周期和投入不是一般企业可以做的。我国的高新企业评价标准仅为每年投入研发占收入的5%。在正常的利润前提下,国内药企的创新都难上加难,如果限价,企业只能拿到2%到3%的利润,研发更无从谈起。”

因此,在基本药物这条路的选择上,有两类企业做出了理性的放弃:一类是素以市场见长的非OTC生产企业,一类是铺点尚弱的处方药企业。对于这些企业来说,进入基本药物目录意味着收入的下滑。

但这种选择或许可以是以退为进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之外,还有其他现行的药品目录同样享受医改8500亿投入的“恩泽”,如社区医药目录和新农合目录,前者针对城镇社区医院,后者针对县乡村的医疗机构。作为基本药物目录的延伸,这些目录也孕育商机。

蓝磊表示:“目前,全国已有八个省公布了新农合目录。与国家医保目录不同,医保目录品种的调剂比例有15%的限制,但新农合目录国家没有硬性规定调剂比例,可以根据当地病谱和实际用药习惯进行调剂。所以新农合目录增补起来比较容易。”

因此,有的企业已经放弃考虑进入基本药物,转向新农合目录,以规避降价风险。同时突破二级医院市场,并随时紧盯基本药物目录的调整变化。

医改方案中,国家将对基本药物目录进行定期调整和更新。按照业界的普遍预期,这种调整将为两到三年一次。蓝磊说:“我们的药品如果能达到覆盖60%以上的二甲医院,有比较稳固的处方药市场根基,我们将会争取调入基本药物目录。到时候即便降价20%,我想企业也能接受,毕竟进入目录所带来的市场增量能作为利润减少的补充。”

漯河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武汉治疗睾丸炎医院

崇左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漯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武汉治疗龟头炎方法

贵州癫痫病专业医院哪家好
遵义癫痫权威的医院
贵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遵义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
贵阳好的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